第4章 陈年往事,不提也罢

作品:《我的师尊超无敌

    “啊?!”

    听到两名采药人所言,商少岩大惊,手里剪刀脱落,不偏不倚扎在鞋上,鲜血滋滋往外冒。

    有点疼。

    但和心里的震撼难以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商少岩阅览过不少书籍,药材方面也略懂一二。

    紫金圣荷。

    生长于紫气缭绕之地。

    百年才生根,百年才发芽,百年才开花。

    月灵界难得一遇的天材地宝!

    据说,千年前,紫盈圣地曾出现过一株紫金圣荷,各方势力为了争夺厮杀大半年,后被一名幸运武者捡漏,服用后,短短几百年迈入第三步,成为一方豪强。

    眼前这紫色荷花,便是传说中的药材?

    商少岩手不自觉的抖动,内心的震撼愈演愈烈,至于脚疼已经感觉不到了。

    “识货呀。”

    沈千秋很意外。

    这两个看似普通的采药人,竟能一眼认出紫金圣荷,倒也有点眼力劲。

    宋哲明问道:“紫金圣荷是小友采集的?”

    “顺手在山崖上采的,随手安置在了这里。”沈千秋道。

    宋哲明:“……”

    杜老头:“……”

    顺手采集,随手安置?

    汝闻,人言否!

    “小友!”

    宋哲明拱手道:“这株药材,老夫要了,你开个价!”

    从形态来看,紫金圣荷还没成熟,但可遇不可求,必须买下。

    “抱歉。”

    沈千秋摇头道:“我还要拿来观赏。”

    宋哲明和杜老头崩溃。

    小花园里长满杂草,明显长久没打理过,这哪是观赏,简直就是暴殄天物。

    “小友,此物对老夫很重要,希望你能再考虑考虑。”宋哲明似乎对紫金圣荷情有独钟,当即从空间戒指取出一沓银票,道:“我出十万两!”

    沈千秋捕捉到了他拿钱的动作,道:“你是万药谷的人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宋哲明和杜老头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我们隐藏的很好,他怎么看出来的?

    “哎。”

    沈千秋喝了一口茶水,思绪好似回到了那个为武道而疯狂修炼的岁月,感慨道:“多年不见,那丫头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小友说的丫头是……”

    直觉告诉他们,此人有点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药红菱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宋哲明和杜老头差点跌坐在地,齐声惊呼:“小友认识我们谷主?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沈千秋意外道:“曾经的鼻涕虫,现在成谷主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宋哲明和杜老头傻了。

    以‘丫头’和‘鼻涕虫’来形容自家谷主,此人到底什么来头?

    为什么不认为是对谷主不敬呢,因为,知道谷主名讳的,也仅有他们这些老辈人了。

    能一语说出名字,绝对是老相识。

    “师尊……认识万药谷谷主?”商少岩震惊了。

    万药谷不仅精通丹药炼制,还是月灵界数一数二的顶尖宗门,属于各方势力争相巴结的超然存在。

    “小友和谷主……”

    “陈年往事,不提也罢。”

    沈千秋打断了宋哲明,将茶杯放下,挥手道:“你们可以去采药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话不说完,烂屁股!

    “小友。”宋哲明苦涩道:“紫金圣荷对老夫很重要,希望你能成全。”

    沈千秋则道:“此物虽有提升灵力之功效,但对寿元仅剩百年的人毫无效果。”

    宋哲明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他……

    能看出自己的寿元?

    高人!

    绝对是高人!

    “老先生。”沈千秋语气凝重道:“未来属于年轻人,这天材地宝还是留给他们吧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误会了!”宋哲明道:“晚辈并非垂涎紫金圣荷,而是……”说到这里,情绪难以控制,眼角含泪道:“为了救我那苦命的孙儿。”

    “多苦?”

    “他继承了天煞孤星命格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沈千秋道:“确实挺苦的。”

    月灵界有传说。

    每五千年会诞生一名天煞孤星,未来要么默默无名,要么兴风作浪。

    史书有记载,几万年来,共出现三名成气候的天煞孤星,他们性格残忍,嗜杀成性,搅的天下不得安宁。

    所以,但凡背负这种命格者,均被视为灾星。

    宋哲明的孙儿,不幸成为了天煞孤星,若非有万药谷撑腰,恐怕早就被各大势力围剿了,毕竟将灾星扼杀摇篮是明智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紫金圣荷能克制天煞孤星命格?”

    “不确定。”

    宋明哲道:“但既然有传闻,老夫必须尝试,至少还有一线希望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沈千秋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。”摸着下巴道:“把你孙儿带来,我帮他化解天煞孤星命格。”

    天煞孤星的确可怕,但史书上也有记载,如果背负者彻底激发命格,资质往往也有恐怖提升。

    沈千秋心动了。

    毕竟是个可以拿来培养的好苗子。

    再说。

    就算真成了天煞孤星,也有把握控制。

    沈千秋对自己的实力谜之自信,哪怕现在修为已经十不存一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宋哲明犹豫。

    “刷!”恰在此时,沈千秋丢来一物,道:“拿去给药红菱看,她会给你指条明路。”

    这是块玉质令牌,除了雕刻花纹,没什么特殊之处了。

    “前辈!”

    宋哲明拱手道:“告辞!”

    这很可能是个高人,又和谷主认识,必须赶快回报,兴许可以靠关系买下紫金圣荷呢。

    “老宋。”

    下山路上,杜老头道:“我们不采药了?”

    “还采什么药啊!”

    坐在草屋外的沈千秋闻言,在心里崩溃道:“药材没给我带来,白搭两杯茶!”

    哎。

    还是自己去吧。

    沈千秋起身,叮嘱商少岩道:“少岩,你在家看着,为师去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“咻——————”

    话毕,纵身而起。

    商少岩眼珠子快从眼眶瞪了出来,骇然道:“师尊他……会飞!”

    震撼才刚开始,因为继续打扫花园,陆续铲除杂草,一株株奇形怪状的药材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“太乙玄果!”

    “玲珑草!”

    “八宝琉月枝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商少岩拍了拍脸,呆然道:“我的天,全是极品天材地宝!”

    没错。

    小小花园。

    有十多种药材,个个珍贵无比。

    得亏宋哲明和杜老头提前离开了,否则会被震惊的没力气下山。

    其实在沈千秋眼里,这些天材地宝真就用来观赏,因为看腻,因为太懒,就让它们自生自灭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