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章 三驸马疯了!

作品:《人在异世当了驸马

    穆丹心也没别的意思,就是想劝沈千万别和他们比,这可不是一场简单的比试,关系到很多人的立场问题,可别上了他们的当啊。

    沈千万也感觉眼前的是一个坑,但这个坑如果不踩的话,这三驸马的名声算是臭到底了,但要是踩赢了,那么情况会好转很多。

    希望唐诗三百首能救救自己。

    孔凰唰地一声将折扇打开,轻蔑笑道:“三驸马是不敢了吗?也是可以的,道歉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道歉?你这位小兄弟真是想多了,我只是在想,要玩点什么彩头,不然比试太单调了。”沈千万微微靠在椅子上,双手交叉凝视着眼前三人,给人的感觉就像这间房他说得算。

    孔凰愣了愣:“文人比试你还要带彩头?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敢我也没办法。”沈千万耸了耸肩,无所谓。

    孔凰紧握着拳头,这三驸马简直就是欺人太甚!

    “三驸马,你想来点什么彩头?”魏长源眉角一挑,低沉问道。

    沈千万再次掏出那张一千金币的金票:“今天没带多少,就赌这个。”

    孔凰看着金票,嘴角都在抽搐,自己身上也就两个金币,别人开赌就是一千金币起步,还说带少了,太欺负人了!明显是怕自己输,想用金票来吓退自己!

    魏长源微微皱了皱眉头,一千金币确实是一笔不小的钱财,但凭自己的关系,还是能借出来。

    而且赢了还能赚一千,就算三公主知道了,也只会认了。

    “接了!”魏长源轻蔑一笑。

    谭玉书听到这句话,紧了紧眉头,觉得魏长源太多余草率了,总感觉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刑部尚书之子,佩服,那就拿金票出来吧,让兵部尚书之子做个见证。”沈千万就知道这家伙会不服,但是想空手套白狼,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魏长源自信说道:“先比,金票肯定少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魏公子,你还是摆出金票吧,我这可不赊账了。”沈千万就知道会这样,真当我三驸马是傻子啊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也有个要求!”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比试,那就在听雨阁大堂里比试,三驸马敢不敢?”

    沈千万心中一顿,这个魏长源真是处心积虑的想搞自己啊,想弄得人人皆知!

    谁丢脸还不一定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。”沈千万轻笑道,淡定自如地抿了一口茶。

    孔凰看沈千万的状态,感觉他似乎有底气,不然怎么会如此的淡定?

    谭玉书也有着和孔凰一样的想法,这三驸马可是出了名的懦弱怕事,太反常了。

    大驸马感觉自己完了,早知道今天就不和三驸马来喝茶了,要是被大公主知道,自己把他们都得罪了,肯定少不了被皮鞭抽打。

    魏长源将两名下人叫了进来,在他们耳边低语了几句,两名下人赶紧跑去办事。

    一个人去借钱,另外一个去散播消息。

    “听说了没有,三驸马要和候东雨的关门学生比试,就在听雨阁啊!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,三驸马疯了吧?那可是诗魂候东雨的学生,号称小诗魂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唉,这三驸马第一天出府就闹出这么大动静,真是搞笑哦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这些,赶紧去听雨阁看戏。”

    “走走走。”

    一炷香的功夫,消息就在大街小巷传开,越来越多的人前往听雨阁,导致大门都被堵住了。

    同时也传到了三公主的耳边。

    “三公主,不好了,驸马在外面发疯了。”人还没到,李总管的喊声就传进了书房,仓促跑进。

    宋白月蹙了蹙娥眉,手中的毛笔轻轻放在笔架上,看着自己刚刚所做的画:“疯了?怎么疯的?”

    “三公主,驸马要和候东雨的关门学生孔凰比试,好多人都去听雨阁看笑话了。”李总管心里那个着急啊,只要公主一句话,自己立马将驸马给押回来。

    “哦?还有这种事?”宋白月听后倒是轻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,那个候东雨就是想和你比试,没能如愿,就让学生和驸马比试,老奴怕驸马输了,会影响到公主殿下啊,忘公主殿下三思,不能让驸马胡闹呀。”李总管说着说着居然跪下了。

    宋白月莲步位移,轻语道:“说得还有几分道理,但现在去把驸马带回来,更不妥。”

    李总管听后一想,确实如此,现在三驸马一走,大家都明白其中的道理,以为三公主怕了才会如此。

    输毕竟是输,怕输又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公主殿下,驸马还赌了彩头,一千金币。”李总管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宋白月无奈轻笑,低语说道:“也许驸马不出门,还是一件好事,这一出门就搞出这么大的动静。”

    “老奴觉得,以后还是少让驸马出门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“让人去盯着,随时禀告情况。”宋白月收起那一抹轻笑认真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等李总管走后,宋白月站在窗台前,似乎在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不止是宋白月知道了,很多皇权贵胄都知道此事,都准备看三公主的笑话。

    甚至都在说,大驸马虽然傻里傻气,但不会给大公主添乱,然而三驸马就不同了,第一天出门,就要把三公主给坑死。

    但这些皇权贵胄并不打算去看,觉得胜负已定,没什么好看的,对方可是诗魂候东雨的关门学生,三驸马必输无疑。

    三公主失去金库权又进了一步,都觉得这三驸马坑媳妇倒是有一手。

    原本小小的比试,现在是弄得满城皆知,听雨阁都挤满了人,茶桌包厢全部坐满,还有很多人站着看好戏,生意都被带动起来了。

    四海之房里,魏长源的手下将金票带了过来,一千金币!

    “三驸马,可否满意?”魏长源低沉问道,要是有机会,真想把他抓进天牢关上几天。

    沈千万拿起金票看了看:“大驸马,你帮我看看,是不是假的?”

    砰地一声,魏长源狠狠拍桌子:“三驸马,你别欺人太甚了!”

    “魏公子莫要紧张,你越紧张我越觉得这金票是假的。”沈千万弹了弹金票笑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