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1章 驸马你就是个骗子

作品:《人在异世当了驸马

    沈千万在等着宋白月开口,但感觉宋白月好像在装傻,为了不给自己洗脚而装傻。

    呵,女人。

    说话不算数就是她们的天性,算了,不和她一般见识。

    回到府邸里面,沈千万跳下马车就走了进去,宋白月不紧不慢下马车,看着耍小脾气的驸马。

    屋里,沈千万洗了一把脸,就打算睡觉,毕竟明天还有大事要做,今天晚上只是造势罢了,为了明天而做。

    走在后面的宋白月朝着身边的婢女说道:“去打一盆热水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公主殿下。”

    躺在床上的沈万千听到门被打开,假装睡觉,懒得理她,这个骗子。

    轻微的脚步声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沈千万心想着,就瞟一眼,看看她在干什么。

    微微睁开眼睛一看,只见宋白月正在卸头饰。

    自己怎么就这么惨呢,打赢了那种高手,这女人一句好话都没有,休了算了,留着也没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公主,热水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下吧。”

    沈千万一愣,热水?什么情况?难道是自己误会了公主吗?

    听见端起盆子的声音,还有渐渐靠近的脚步声,自己应该是不是要醒来了?

    “驸马,装睡好玩吗?”宋白月淡淡问道。

    我艹,自己有那么明显吗,这样很尴尬啊。

    “估计是灵力用得太多了,很累。”沈千万带着疲惫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不洗了。”

    “洗洗洗洗。”沈千万顿时坐了起来,还有一点疲惫啊,兴奋得不行。

    能让公主洗脚,整个青云国就恐怕只有自己了。

    宋白月深深瞪了沈万千一眼,沈千万笑了笑,谁让你一直不说话的,还以为你要抵赖,毕竟本驸马最讨厌那种不讲信用的人。

    看着平日傲娇的小公主在自己面前蹲下,那种男人的爽感瞬间就来了。

    “有点烫。”宋白月轻声提醒了一下。

    然而沈千万已经踩了进去,并没感觉到不适,一点都不烫,甚至没感觉。

    宋白月也没说什么,拿着毛巾轻轻擦拭着。

    看着小公主如此的细心,沈千万忽然感觉到一股夫妻的感觉了,这才像真正的夫妻,以前那都是假的。

    “驸马,你难道没看出来,那个超度很奇怪吗?”宋白月也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沈千万一愣:“奇怪?哪里奇怪?”

    “你难道没发现,他是没有呼吸的吗。”

    “没呼吸?这怎么可能。”沈千万不相信,但自己确实没去感觉这些细节。

    “你凝聚出来的灵体,那也是没有呼吸的。”

    沈千万顿时一皱眉头:“你是想说,和我打的超度,是个假的?”

    “倒不是假,也许是一种武技,也许是灵根的作用,但可以肯定的是,这不是超度本人,而且要比超度本人弱许多。”说着,宋白月将沈千万的脚擦干净,叫侍女进来端出去。

    沈千万微微惊呼了一声: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天下武技灵根何其之多,厉魔殿的奇人更多,没什么好惊讶的。”宋白月说着将发簪取下,一头柔顺的秀发落在脑后。

    沈千万在心里算了算,如果让他的攻击强度翻一倍,自己还能不能击败,感觉应该能行。

    躺在沈千万身边,宋白月再次说道:“从超度走进来,我就发现了,估计王爷和候东雨也知道,所以就让大家练练手,毕竟厉字辈的陪练不多。”

    沈千万听后松了口气,还以为就自己一个人不知道呢,原来就你们三个知道。

    “驸马,你要记住,厉字辈远远不止这点实力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沈千万嘴里答应,但心里感觉也就那样,原本还担心修为不够,打不过,原来自己是超标了。

    要是自己能连上那五鞭,后面的三角杀都可以不用。

    “按道理来说,今天不算你赢,但驸马你今天的表现不错,我还是履行了承诺。”

    沈千万无语,感情我还得谢谢你咯。

    “但驸马你骗我事情,以后我再跟你算。”

    “我骗你什么了?”沈千万疑惑问道。

    “上次在桃林,你画个小鸡嘬米图来骗我,今日在大殿之上,却有那般的画功,别说你最近才学的,那起码得有十多年的画功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,我真没骗你,我是最近才学的。”沈千万心里忧伤啊,说真话没人信。

    宋白月听着就不高兴,还不承认:“驸马,你觉得骗我玩很有意思吗?是在报复我吗?”

    “公主,误会,这真是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今天累了。”

    宋白月微微侧身,背对着沈千万,表示自己不想听你的解释。

    沈千万轻叹了一声,这个小公主,脾气还挺大的。

    这一夜中,帝都城里的皇亲贵胄,名门望族都知道了一件事,三驸马以碾压之势击溃了厉字辈,骇人听闻啊,但又是不可否认的事实。

    三驸马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有这般修为,大家的猜测都集中到了一点,那就是宋力大帝的传承,也只有这种说法能解释了。

    在天亮之后,街道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,大家第一句话就是。

    你听说了没有,三驸马昨天晚上大战厉字辈,打赢了!

    茶楼,酒肆,街边小摊,所有人都在议论着这场战斗,都不聊二皇子和七皇子的争斗了,顿时将三驸马推到了舆论浪尖。

    几个男人坐在街边小摊吃这面条,脸上带着惊讶。

    “这三驸马深藏不漏啊,诗会当中以一敌二,把墨公子和夏公子逼得没话说,最后还作出两副绝世画作,连侯先生都夸三驸马是奇才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三驸马才学渊博,而且修为恐怖,听说小王爷一箭射偏了,三驸马徒手抓箭,直接捏断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,三驸马还一脚就把厉字辈给干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是一巴掌把厉字辈给扇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三驸马最后用了一招绝学连招,马氏三角杀,我一个兄弟亲眼看见,那场面终身难忘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没有看到三驸马的身姿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看不到,但听说三驸马今天的店开张了,咱们去凑凑热闹?”

    “好啊,走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