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在异世当了驸马第61章 画个简单一点的

作品:《人在异世当了驸马

    这一下可把候东雨气得半死,原本是出难题给三驸马,结果画了一个不知所云的东西,却被魏长源说成了一个极品。

    难道还说自己看不懂,品位比这魏长源还差劲吗?

    谭玉书暗道三驸马聪明啊,谁不去选,去选长源来说。

    知道他死要面子,绝对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承认自己看不懂,长源还迁怒与候东雨,把候东雨都给逼急了,有意思啊……

    宋白月现在细想一下,感觉驸马虽然不会画,但却用另外一种方式来处理此事,妙啊。

    亏自己刚刚还担心他会完败,看来又是多余的了。

    此事候东雨正要说什么,却突然被沈千万给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此画意境太深,不如我在作一副稍微简单的,都看得懂的吧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种话,大家脑子里面就只剩下一句话。

    这是人说的话吗……

    候东雨脸色不怎么好,这三驸马言下之意,就是说自己看不懂咯!

    那倒是想看看你能作出什么鬼画,要是作不出,那就要受到所有文人的抨击。

    在沈千万的要求下,五花八门的颜料全部都给拿上来,而沈千万也将崭新的宣纸给撕了,留下半丈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沈千万拿起笔,转头看了宋白月一眼。

    宋白月一脸疑惑,驸马你现在看我干嘛?我已经帮不了你了,你自求多福吧。

    沈千万忽然朝着宋白月挤了一眼睛,赤果果的调戏啊。

    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调戏自家媳妇,这些文人心里难受啊,三公主那是神圣不可侵犯,你居然还挤眉弄眼,太可恶了!

    坐在主位的宋元凯沉着个脸,要是没画出一副像样的,看老子不骂死你,居然调戏白月侄女!皇室怎么就出了这么一个驸马。

    随着沈千万下笔,所有人都站起来看去,驸马好像在描边,但那神情十分的专注,手法看起来也不像是个初学者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要画什么?

    随着画中的轮廓出现,众人看到了一张简约的人脸?三驸马画的是人像,看脸型还是个女人。

    当着三公主的面画女人,不愧是三驸马能做出来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是很快,众人就发现,三驸马画的就是三公主。

    宋白月都心中一惊,他不是只会画小鸡嘬米吗?还说自己不会画画,怎么突然会画人像了?

    原本应该高兴的宋白月瞬间一肚子气,因为感觉自己又被沈千万给骗了!!!

    这哪像个不会画画的人啊,就是在自己面前装的!

    随着沈千万的一笔一笔画下,众人觉得也是很平常的人像,三驸马好像就是画现在的三公主,就连三公主周围的物品都画了进去。

    看不出哪里有什么惊艳之笔。

    众人顿时议论纷纷,甚至有些人开始摇头了,还没有刚刚那一副神来之笔好。

    夏立和墨月很诧异,三驸马就这?

    早知道跟他比画画了。

    此时萧破淡淡说道:“瑾儿,你看,我就说吧。”

    萧瑾儿无奈轻笑了一声,感觉萧哥哥似乎有点嫉妒三驸马。

    唐峰微微舒了口气,其实刚刚不画就好了,现在坏事了。

    必赢的局,瞬间又搞输掉,就像之前那几天一样,买那么多没用的东西。

    候东雨负手轻笑,三驸马啊,今日可是托大了啊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觉得沈千万画不出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但作为小弟的穆丹心不觉得,大哥为什么叫大哥,那就是在特殊的时间,做出特殊的事情,镇压全场。

    就连生气的宋白月都觉得,驸马没这么笨,肯定会有后手。

    此时轮廓全部画出,沈千万开始上色!

    渐渐的,众人那轻蔑的笑容变得凝重起来,甚至墨月都起身来到沈万千身后看了,目光中带着惊愕。

    候东雨那是眉头紧皱,宋元凯都惊呆了,宋轩难以置信,画还能这样画的?

    萧破人都傻了,萧瑾儿就感觉这才是正常情况。

    宋白月此时没有看画,而是呆呆看着沈千万的侧面,他居然画得这么出色?

    沈千万的画非常的细节,细节到宋白月的每一根发丝,衣服上的皱褶,光线的阴暗,所呈现出来的画像和真人一模一样,就像宋白月坐在宣纸里面一样。

    这不是一种意境,意境是一种思维感觉,而这是视觉上的冲击,想和看那是两码事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被沈千万的作品所震撼到了,三驸马就凭这一幅画,就能封神了!

    现场一片安静,所有人都不发出声音,怕打扰了三驸马,就连候东雨都没出声,虽然一开始很惊愕,但是到了后面也是带着欣赏的目光,这确实画得比自己好啊。

    差不多半个时辰过去,沈千万放下了笔,微微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当看着自己的杰作,沈千万都有点不敢相信,这简直就是把宋白月搬进了画里。

    只是唯一不同的,画里的宋白月是在微笑,现实里的宋白月板着个脸。

    众人觉得,画里的三公主更美。

    “好!”宋元凯突然站起身来大喝一声。

    随着宋元凯的一声好,沈千万知道,今天这事算是完结了。

    “确实好。”一旁的墨月吐了口气,根本就不是对手,夏立也是垂下了高傲的头颅,不管是诗词还是作画,都不是三驸马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侯先生,你看我这画,还能入眼吗?”沈千万朝着候东雨笑道。

    候东雨忽然轻笑了一声,风范依旧:“三驸马画功鬼斧神工,今日让我等开了眼界,此画一出,恐怕没有画作能赶上。”

    沈千万暗道高明,这个候东雨一边承认了自己画,但也没丢他明望,就像一个长辈在表扬一个晚辈似的。

    不愧是诗魂候东雨啊。

    “三驸马,这幅画不如送给本王如何?”宋元凯嘿嘿笑道,似乎都忘记之前的事情了,而沈千万记得。

    “王爷,这画可不能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全场瞬间又安静了下来,王爷说了,你居然不送,就不怕王爷找个借口发飙吗。

    宋元凯脸上的笑容都僵住了,三驸马完全不给自己面子啊!

    沈千万干嘛要给面子,你不给我面子,我还给你?想多了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