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章 女人,一边去!

作品:《人在异世当了驸马

    沈千万看着公主那偷偷摸摸的小模样,心中轻笑一声,你之前不是不相信我吗,刚刚还偷偷看本驸马,床上没看够吗,要不要脱了衣服给你看啊,反正都老夫老妻了,有什么大胆的要求尽管提。

    本驸马精通绝学三千八百六十一种,特技三百六十种,保证能把公主你爽上天。

    听到耳边的轻笑声,宋白月翻了翻白眼,不过哪怕是翻白眼,那是把周围的才子们迷得神魂颠倒。

    一些女子都是自愧不如,不敢和公主争艳。

    很快桌子摆在中央,夏立双手捧着老师的画,伸手一甩。

    刷的一声。

    长达三丈的画铺在了桌面上。

    众人顿时抬头看去,候东雨所画,那都不是凡品啊。

    只见画纸上呈现出一片山水。

    这山和水的融合,是静和动的搭配,单调和精彩的结合,也就组成了最美的风景,在青山间探索,在绿水间泛舟,多么美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一张简单的画,居然让人异想翩翩,仿佛进入了画中世界,不愧是诗魂候东雨,画功恐怖如斯!

    沈千万感觉这张画确实不俗,和宋白月的画功不相上下,甚至还要高了几分,主要是意境公主还没达到候东雨的高度。

    “侯先生,私藏了啊。”宋元凯看后也是非常喜欢,原本还板着脸,现在又眉开眼笑的,意思很明显,给我呗。

    候东雨当然懂事,笑道:“王爷要是喜欢,就赠予王爷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好意思呢。”宋元凯一番客气,这么多人,要别人画,多没面子啊,这种事情得私下。

    “本来就是想将这幅望沧海赠予王爷。”候东雨拱手轻笑道。

    “侯先生有心了。”宋元凯豪爽一笑,这候东雨比以前懂事多了。

    候东雨这时候看向了沈千万,出声问道:“三驸马觉得这张画如何?”

    “侯先生出品,自然不凡。”

    “听三驸马的意思,定有佳作,不妨拿出来给大家看看。”

    沈千万心中暗骂,我TMD有这种意思吗,你还要点脸不,下联你想出来没有,你这个老匹夫。

    宋白月暗道不妙,驸马在画画这方面惨不忍睹,恐怕要被人笑话。

    只见宋白月忽然站起身来:“我倒是有一幅画,想让侯先生指点一二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看三公主出马了,立马就懂了,看来三驸马的弱点就是画画啊。

    这不,三公主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此时三公主的动作人人皆知,肯定是在保驸马。

    弱点显露无疑。

    “看看,关键时候还是需要女人出来保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怎么叫驸马呢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大厅内顿时响起嬉笑声,似乎都忘记沈千万之前的所作所为,仿佛就是一群废铁在笑一个王者。

    沈千万扫视众人,淡淡唤道:“公主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是你逞能的时候。”宋白月还不知道沈千万要干什么吗,直接制止这愚蠢的行为。

    沈千万站起身来,淡然说道:“一个女人,就好好坐着看。”说完沈千万便走出。

    而宋白月呆呆看着沈千万,他居然说出这般的话,真的是好气啊!

    好心好意帮你,居然还讨不到好,行,那就看你怎么输,反正这脸也不要了。

    随着沈千万走出,全场一下变得安静起来了,然而有些人还在小声议论着。

    “我看三驸马是冲动了,让公主出面不多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就像之前那几天,本来挺好的,最后买了一些破烂,人设直接崩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啊,本来三驸马能成为今天晚上的黑马。”

    候东雨看着三驸马走出,显然是开心的,能够搬回一点颜面,别人都称他为诗魂,其实他最好的意境是在画上。

    “看来三驸马也是有佳作,就让我们大家开开眼界。”候东雨扬了扬手臂,气昂昂的模样似乎都忘记他还要对下联呢。

    沈千万朝着周围拱了拱手,随即打开了白君扇,让这群家伙眼红一下,你们有吗,绝品武器。

    “佳作没有,不过我可以现场画一幅。”

    随着沈千万的话,全场顿时一片哗然,现场作画!!!

    这样的难度可是非常高的!作画一般会选择安静的地方,意境和灵感也是非常重要,整个人要沉静在画中。

    然而这里人那么多,别说意境了,安静都达不到。

    这三驸马有点托大啊!

    宋白月是知道沈千万的画功,就那小鸡啄米图,哭笑不得啊。

    算了算了,反正要丢脸了,也就跟着一起丢吧,回去打他一顿出出气。

    “三驸马,你确定要现场画吗?”候东雨认真问道,可别到时候反悔了!

    “笔墨来!”沈千万轻喝一声,打有和你干到死的趋势。

    这气势,这胆色,众人似乎对这位三驸马刮目相看了。

    候东雨的画被收起,摊上了崭新的宣纸。

    众人死死盯着沈千万,倒是想看看他的水准!

    只见沈千万站在中央,顿时拿起笔,在磨盘里滚了一拳,怒喝一声:“呔!”

    只见白色的宣纸顿时染上墨汁。

    喝!

    沈千万奋力一挥,畅爽淋漓,在众人眼里,三驸马瞬间就进入了状态,开始发挥自己的画功。

    只是觉得三驸马画的有点奇怪啊,看啥啥不像。

    宋白月还以为真会出奇迹,然而并没有,只见一张白色的宣纸渐渐的就变成了黑色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愣住了,感觉自己的智商被侮辱了,搞了那么大的动静,居然只是涂黑???

    “三驸马这是要画什么呢?”萧瑾儿好奇低语一声。

    萧破淡淡说道:“鬼画符。”

    萧瑾儿抿了抿小嘴,感觉萧哥哥对三驸马有偏见。

    唐峰觉得三驸马画功确实不行。

    宋元凯沉着个脸,感觉皇室的脸都被丢完了。

    候东雨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,还以为真会给自己惊喜,真是索然无味啊。

    夏立和墨月深深皱着眉头,感觉有问题啊。

    而谭玉书和魏长源感觉,不对劲,太不对劲了!

    就在众人疑惑之时,沈千万一抹白料,点在画中央,众人顿时收起了轻视之心。

    一片黑暗呈白芒!

    “各位,可懂我的意境?”沈千万扫视众人,老子就是鬼画符,但你们敢说看不懂吗,看不懂不是承认自己很垃圾吗。

    讲真,所有人都看不懂,但又觉得最后那一笔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,要是说自己看不懂,岂不是被同行嘲笑?

    宋白月轻叹一声,这比小鸡嘬米又强了一丢丢。

    “魏公子,还请掌掌眼。”沈千万忽然朝着魏长源说道。

    魏长源嘴角一抽,该死的三驸马,老子没金币输给你,你又来害我!

    此时要是说看不懂,岂不是被这才书生嘲笑?

    绝对不能让他们知道自己不懂得欣赏,只是会玩刀舞剑匹夫。

    “好画!”只见魏长源大喝一声,众人顿时一惊!

    “各位且看,这简约派的画功虽然简单,但内涵绝对不简单!黑幕中的一点象征着夜空中的星辰,又仿佛那混沌中涌现的灵感之源,非常契合现在的世道,堪称绝品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全场鸦雀无声,不说还不知道有这么深的内涵。

    沈千万也惊呆了,老子就随便点了一下,就快被你吹成神了。

    宋白月整个人都傻了,这魏长源疯了吗?

    魏长源发誓,一定要把沈千万关到天牢里去!

    “侯先生,你怎么看?”魏长源看向候东雨问道,都是你,没事画什么画,有病吗!放二皇子鸽子就算了,还害我!

    候东雨深深看着魏长源,你他娘的在乱说什么!!!

    我现在还能说看不懂吗!

    我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