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9章 自己跳进坑里

作品:《人在异世当了驸马

    只是候东雨在看夏立的时候,迟疑了一下,感觉自己学生的脸色好像不怎么好,难道……

    说着,候东雨就看向了另外一侧,微微一惊。

    三公主居然来了?倒是没想到。

    难怪夏立会眉头紧皱,肯定是在三公主面前吃瘪了,毕竟三公主的渊博可不是他能及,找那位三驸马比比就行了,找三公主完全是不可能赢的,没有自知之明。

    “白月今日来了啊。”宋元凯豪爽一声,朝着这边走来,脸上带着长辈的笑容。

    宋白月站起身来喊道:“皇叔。”

    沈千万也跟着站起身喊道:“见过王爷。”

    宋元凯直接忽视沈千万,看着宋白月笑道:“都快两月没看到白月了,皇叔都想念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白月以后经常来看皇叔。”

    “那感情好,今天陪你这位驸马来的吧。”宋元凯看向一旁的沈千万,目光带着轻蔑,语气更加是,觉得沈千万那是配不上白月,哪怕现在拥有了绝品灵根。

    宋白月都觉得自己根本不用来,驸马他自己就能应付了。

    还没等宋白月说话,沈千万淡然说道:“公主是担心我,所以就陪着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男人还需要女人陪着。”宋元凯讽刺一声便离开,似乎很看不起驸马这个头衔。

    沈千万微微眯着眼睛,暂时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宋白月轻叹一声,那日成婚的时候,皇叔说话更加难听,所以驸马就把自己给灌醉,迷迷糊糊。

    今天还算是好的了。

    “驸马,你别放心里去,皇叔就是这样,你看,他又在骂大驸马了。”宋白月轻声说道,算是在安慰沈千万。

    沈千万确实看见王爷对着穆丹心狂骂,穆丹心就低着头赔笑,结果王爷骂得更狠。

    不过,老子已经往心里去了。

    这王爷开场就骂了两位驸马,倒是让某些人暗爽一下,但墨月和夏立开心不起来,脑子里面还是那五个字,想烂了还没想出个什么结果。

    随着宋元凯和候东雨入座,诗会进入了后半段。

    只见候东雨带着笑容站起身来:“三公主,我学生要是有得罪的地方,还请见谅。”

    宋白月淡淡说道:“侯先生,夏公子并未对我不敬,你想错了。”

    候东雨听后一愣,这什么情况?立马就看向夏立。

    而夏立满脑子在想下联,根本就没注意到老师的眼神。

    穆丹心这时候笑道:“侯先生,是夏公子和墨公子在与三驸马聊天,结果聊不过三驸马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大驸马这样说,周围的才子们轻笑着。

    候东雨脸色瞬间就变了,他们两个一起都输给了三驸马?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。

    如果说一起输给了三公主,还能理解,凭什么一起输给了三驸马?

    就连坐在主位上的宋元凯都愣了一下,三驸马还有这样的本事?连夏立和墨月都赢了?

    坐在一侧的宋轩看向了三驸马,也是听闻了一些事情,他居然连夏立都赢了?这怎么可能呢?

    那日和夏立下棋,虽然和棋了,但宋轩自己知道,是夏立故意的。

    以他的本事赢三驸马肯定是必然的,然而现在还加上墨月都输了,想不通。

    候东雨忽然轻笑一声:“三驸马真是才学渊博,不知是如何赢了我的学生。”

    夏立听后暗道不妙,老师这是自动跳进三驸马的坑里啊,万万不可。

    “老师……”

    夏立刚想制止,谁知道穆丹心拱手笑道:“侯先生,三驸马出了一个上联,无能人解。”

    “哦?还有这等事,不妨说来听听。”候东雨倒是想见识一下,什么样的上联,连夏立都解决不了,看来只有自己来打压这位三驸马了!

    沈万千轻叹一声,这位候东雨似乎也着急了,两位得意学生都败在自己手下,太急着想赢了,没看见夏立在使眼色吗。

    “上联便是,烟锁池塘柳,不知侯先生有何见解?”穆丹心那个得意,仿佛是自己刚刚大战了两位新星,这就是跟对大哥的作用,气势都足了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宋元凯深深皱起了眉头,宋轩目光也一抹疑惑,好绝的上联!

    候东雨眉头瞬间锁起来了,难怪夏立会输,这种上联深意太盛,一时半会自己都想不出什么工整的下联。

    看着夏立的眼神,候东雨似乎知道意思了,不问还好,一问自己都不知道,脸要丢尽了!

    在场的那么多才子带着期盼的目光看向候东雨,希望全部放在候东雨身上了。

    时间在渐渐流逝,全场安静得有点可怕。

    沈千万嘴角洋溢着笑容,这种上联你们要是能破,老子当场倒地窜稀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谭玉书站起身来笑道:“此等上联不如稍后再聊,今日是三年一度的诗会,还等着侯先生谈谈心得。”

    沈千万眉头一皱,这谭玉书居然转移话题,倒是在帮候东雨啊。

    候东雨知道谭玉书的意思,他这是在拉拢,就看自己领不领情。

    如果不领情,那就继续想下联,但要是领情了,王爷这边却要摆脸色,夹在中间左右不是。

    这个上联,简直能害死自己。

    “听闻侯先生最近有佳作,不妨让在场的才子们瞻仰。”魏长源站起身来拱手笑道。

    候东雨轻笑道:“也就是草草之作,难登大雅。”

    “侯先生哪怕是草草之作那也比我们强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侯先生,让后生们学习一二。”

    各位才子们纷纷附和,这倒是让候东雨松了口气,只见候东雨摊开手掌,一卷画出现在手中。

    宋元凯淡淡喊道:“来人,摆桌子!”

    众人似乎都能听出王爷的不快,更何况是候东雨,但候东雨也没办法,就算站在中立,名声也要保住,不能因为一个上联把名声都搞没了。

    宋白月万万没想到啊,驸马的一个上联,把鼎鼎大名的候东雨逼到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难怪那天吃晚膳的时候,驸马说能搞死候东雨,现在想想,那也不是一句玩笑话啊。

    用余光撇了驸马一眼,刚好就看见驸马看了过来,赶紧收起目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