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8章 三驸马太厉害

作品:《人在异世当了驸马

    此时的场面瞬间陷入了僵局,两位新星的脸色无法保持平静,毕竟都被骂得还不了嘴,毕竟在他们的学识中,也找不到像沈千万这样的骂句。

    行为限制了他们,所以憋着一口气,脸都给搞红了。

    想出口,但是看三驸马那微笑,仿佛只要一说,他立马就能给你骂回来,更加的难堪。

    难道就这样认输,心里不服气啊!两人对一个都输了,传出去岂不是被人笑话?

    “两位,要不我出一联,你们要是对出来了,就算我输。”沈千万目光深邃,带着那自信的笑容,但是在别人眼中,太嚣张了。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在挑战所有的才子。

    宋白月一愣,这个笨蛋又在干什么,明明可以赢了,你又给人家机会?

    墨月和夏立倒是有点意外,没想到三驸马给了台阶下。

    谭玉书和魏长源也疑惑啊,三驸马变成好人了?赢了都放弃?

    沈千万有那么好吗?明显没有,甚至还要杀人诛心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三驸马请出上联。”夏立故作淡定,其实手里的小水壶都要捏爆了。

    沈千万手中的白君扇散发着流光,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,而沈千万一收,随即淡淡说道:“烟锁池塘柳。”

    说完沈千万再次打开白君扇,这上联可不是一般的难,至少在当时无人能解。

    他们要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解出来,刚刚也不会认怂了,给他们一个解不出来的上联,至少在没想出来之前,他们会被这上联所困,修炼会停止,人会颓废,除非找到下联。

    倘若这辈子都找不出下联,恐怕就这么浑浑噩噩过下去了,杀人诛心也不过如此吧。

    随着上联一出,众位才子感觉挺简单的,但细品一下,感觉却不简单啊。

    “难。”谭玉书沉声说道,看沈千万的目光也变了。

    魏长源也是同样,以前觉得是三公主在旁边教的,但是刚刚三公主站在旁边什么都没说,全是三驸马自己在说。

    萧瑾儿此时喃喃了一声:“三驸马赢了,这上联太难了,不是一时半会能解。”

    萧破虽不想承认,但事实遍如此,这个三驸马似乎也不是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穆丹心好奇问道:“这上联有那么难吗?”

    宋白月淡淡说道:“上联五字,字字以五行为偏旁,连起来不仅说得通,而且意境很好,看似简单,却难上加难。”

    说完宋白月还想加一句,就连她自己一时半会都说不出工整的下联。

    看着驸马的背影,宋白月都觉得很迷。

    在自己面前没个形象,却隐藏着渊博才学,自己小看了他吗?

    不,宋白月感觉是自己被驸马给戏耍了,以前都是在装弱小。

    “两位不着急,慢慢想,今晚的诗会还长着。”沈千万看着两位新星笑道,随即扬长而去,留下那白君扇的银流飘荡在空中,渐渐消失。

    宋白月皱着娥眉小步跟了上去,穆丹心也赶紧跟上去,跟在大哥身边就是脸上有面。

    看看三公主现在都跟着走了。

    墨月和夏立对视了一眼,仿佛都在问对方,你知道吗?

    知道个毛啊,知道的话,还不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本以为三驸马是给台阶下,结果根本就不是给台阶,那是不给活路!

    两人脑子里面就只剩下五个字,烟锁池塘柳。

    到底要出什么下联才算工整完美,周围的才子们也纷纷低语,也没有一个像样的下联,三驸马这上联实在太难了。

    谁都没想到,三驸马以一敌二,居然还赢了。

    真的是难以想象,本以为今天三驸马会受辱,谁晓得他却成为了最耀眼的星光。

    “三驸马太厉害了。”萧瑾儿感叹一声。

    萧破听着就有点不舒服,瑾儿只要看见三驸马,嘴里就是三驸马好强,三驸马好厉害,转身就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萧哥哥,你去哪里,等等瑾儿。”萧瑾儿赶紧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谭玉书看在眼里,轻笑道:“嫉妒使人面目全非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输得不冤。”魏长源突然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长源,你又进步了。”谭玉书欣慰笑道,能面对失败,那也是变强的一种。

    “但我总会赢他一次,在学识方面不如他,但在修为上,他还不及我两成。”魏长源冷声说道,有那么高的学识有什么用,重点还是要看修为!

    谭玉书提醒道:“长源,他现在可是拥有绝品灵根,修炼速度比一般的要快很多,你也得多努力。”

    “绝品灵根吗?战斗是用脑子,没脑子给他两根绝品灵根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事实证明,三驸马是有脑子的。”

    魏长源难以置信看着谭玉书,仿佛在问,你是哪边的啊,怎么老是挖苦我呢。

    “哈哈,走走走,喝杯一杯去,别想这些了。”谭玉书大笑一声,朝着不远处的阁楼走去。

    众位才子也朝着阁楼走去,只是都在聊刚刚发生的事情,嘴里都在聊着三驸马。

    “驸马。”宋白月轻声唤道。

    沈千万停住脚步,回头问道:“公主?”

    “驸马,下联是什么?”宋白月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看着公主像个好奇宝宝,沈千万神秘笑道:“不告诉你。”说完继续朝着前面走。

    这可把公主气得半死,太小气了,肯定是在怪自己收他买的那些破烂。

    走进金碧辉煌的大厅里,两边摆放着桌椅,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坐下,比如三公主就能入座,穆丹心也能,魏长源也可以。

    “侯先生来了,快看是侯先生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侯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王爷!”

    “见过王爷,见过侯先生。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拜见,只见宋元凯和候东雨一同走来,还有小王爷宋轩跟在后面,神色淡然,仿佛是在看不起在坐的所有人。

    谭玉书和魏长源收起了笑容,看向了候东雨,仿佛在问,如果你是被挟持,就眨眨眼睛,二皇子会想办法的。

    但候东雨全程保持着微笑,和才子们交谈,显得十分的和蔼,可见他在才子们心里的位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