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章 情敌来挑衅

作品:《人在异世当了驸马

    “三公主今日来参加诗会,真是让这诗会变得更加有意义。”夏立拱手笑道,老师应该很希望看到三公主前来。

    宋白月轻声说道:“夏公子抬举了,今日只是过来一睹青云国的才子风范,你们才是今晚重要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三公主过谦了,您可是才子们心目中遥不可及的存在,大家说是不是啊。”谭玉书笑道。

    周围的才子们倒是很符合。

    “我们就不要站在门口了,进去吧。”宋白月淡淡说道,走在最前面。

    沈千万并没有跟在自己公主身边,而是和大驸马一起走在后面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这扇子牛逼啊。”

    “给你玩玩。”

    穆丹心看着眼前的绝品武器,大哥就是大哥,绝品武器说给人玩就给人玩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还是自己收着吧,我可不敢玩。”

    沈千万笑了笑:“你家公主真没来啊?”

    “大公主不喜欢太热闹的场合,如果可以的话,都不想去参加皇上的生辰呢。”

    沈千万觉得大公主凶残是凶残了一点,但某些方面做得还是比自家公主要好。

    “不过大哥,三公主怎么跟你一起来了?”

    “她担心我呗,女人啊,就是麻烦。”沈千万耸了耸肩,一副很无奈的样子。

    穆丹心一脸羡慕:“大哥,我真是羡慕你,大公主要是有三公主一分,我就心满意足了。”

    然而大哥想说的,就是你要说的。

    三公主的水比大公主深多了。

    这王爷府邸的花园也是不凡,大不说,奇花异果都是让人惊叹不已。

    不少的才子都开始飙诗了。

    而沈千万和大驸马聊着男人的那些事,对于这些诗一点兴趣都没有。

    不过沈千万是在等着散财童子过来,这样的机会他们是不可能放过的。

    宋白月现在脸色不怎么好,本以为驸马跟在她的身边,谁知道转头一看,人不见了。

    真是的心都要操碎了。

    还好有老师送的戒指,能感应到另外一枚戒指。

    很快,宋白月就发现自己的驸马和大驸马站在人群里,眨眼不见就搞事了。

    随着宋白月走过去,隐隐约约听见男人们的坏笑声。

    “三驸马说得好啊,我居然一个都猜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三驸马,还有没有,再让我猜猜,我绝对能想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三驸马,再来一个,让我们猜猜。”

    沈千万轻咳一声:“那好吧,女人生孩子,打一个成语。”

    随着沈千万一说,周围的才子们摇着扇子进入苦思冥想中,女人生孩子还能打个成语?

    就连穆丹心也在思考着,到底是什么呢。

    宋白月似乎也下意识在想。

    “三驸马,快说吧,他们都想不到。”穆丹心已经安耐不住了。

    沈千万啪的一声打开白君扇,一本正经说道:“血口喷人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后随即一呆,宋白月都懵了。

    半响后,顿时发出男人们应该的笑声,太贴切了。

    宋白月原本还想着拉走驸马,现在暗骂一声低俗,转身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沈千万当然注意到了公主的离开,也没去管她,她自己非得要来的。

    “三驸马,再来一个,我们觉得能猜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,我就再来一个。”

    沈千万细想一下,随即轻笑道:“上面有毛,下面也有毛,晚上就来个毛对毛,猜人身上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那就是让人想入非非啊,周围的男人们顿时发出坏笑声。

    能站在沈千万身边的文人,那肯定就不是正经的文人。

    “三驸马,我知道了,是不是晚上同房呀。”一个才子还拿着扇子捂着嘴坏笑问道。

    沈千万无奈笑道:“庸俗,低俗,怎么可能会是那种事,这可是诗会。”

    周围的文人们轻笑连连,三驸马太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眼睛。”忽然一道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众人转头看去,居然是墨家的墨月!这家伙可不简单啊,众人纷纷收起笑容让开。

    沈千万看着情敌出现,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大哥,小心。”穆丹心低语一声,站到旁边去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三驸马,我说的对不对?”墨月负手轻笑道。

    沈千万看着此人的笑容就不爽,虽然和公主假装比较多,没什么感情,但还是不爽。

    “墨公子说的对呀,真是厉害。”沈千万轻轻摇着白君扇,暖风轻抚着面庞十分的舒服。

    “厉害不敢当,三驸马见笑了。”墨月淡然说道,似乎带着一丝丝的高傲神态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看见墨月去找三驸马,赶紧走来看戏,毕竟这可是诗会的大戏呀。

    宋白月见状,真想不管了,但还是朝着沈千万走了过去,以前怎么没发现他还有惹事的本领?

    “不如三驸马再来一个?”墨月带着一点挑衅问道。

    沈千万无奈轻笑,本来只是玩玩而已,你却来找死。

    “既然墨公子想玩玩,那就玩玩。”

    沈千万低语一声,先来个简单的试探:“胡乱加一刀,打一字。”

    随着沈千万的提问,大家都开始想起来,是什么呢?

    “别。”墨月微微笑道。

    沈千万一愣,是个高手,和孔凰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。

    “墨公子,为什么是别啊?”有些人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墨月轻笑道:“把加给搞乱了再插上一刀,不就是别吗?三驸马,我说的对吗?”

    “墨公子确实说得对,厉害。”沈千万沉思一下,看来不能用对付孔凰的态度对他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宋白月走了过来,众人一愣,感情是军师来了啊。

    “驸马,你在干什么?”宋白月低语一声。

    沈千万淡淡说道:“公主,你站旁边看着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宋白月深深皱了皱娥眉,这种情况之下,也只能站旁边先看看。

    随着这边的人越来越多,大家都过来看热闹了。

    “三驸马,请。”墨月自信坦然,刚刚得到不少的欢呼。

    而沈千万也不放水了,笑道:“出家人弹琵琶,打成语。”

    果然,这个一出,众人的眉头都变成一个川字,就连宋白月也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甚至有人觉得,这就是三驸马乱说的,根本就不是谜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