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章 这是我最喜欢的环节

作品:《人在异世当了驸马

    沈千万深深皱着眉头,这七皇子从小被皇后带着,王爷想见七皇子,那岂不是还得去后宫?

    深宫秘史哟。

    “七皇子从一开始无人问津,渐渐崭露头角,也算是个狠人。”穆丹心感叹一声。

    沈千万也赞同,皇子之间的斗争可血腥,一个没修为的七皇子…不对啊。

    这是真没修为,还是假没修为,不会是学自己的吧。

    要不是被唐柏看出来了,自己现在也不会承认有修为,毕竟这可是底牌。

    “对了,再问你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穆丹心一听大哥的请求,瞬间就认真了:“大哥!你居然和我客气!作为您的小弟,你只管狠狠放话就行了,你这样我很不习惯。”

    沈千万嘴角微微一抽,大公主真是教的好啊。

    “三公主是谁生的?”

    听到大哥的问题,穆丹心眉角一挑:“大哥,你难道不知道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该知道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想想也是,这些事大哥你不知道也正常,三公主的母亲,也死了。”

    沈千万万万没想到,三公主还有这样的事情,忽然感觉她表面的坚强有点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“难道也是侍女生的?”沈千万问道。

    穆丹心摇头说道:“那倒不是,听大公主说,三公主的母亲很神秘,是皇上突然带回皇宫的,在生完三公主之后不久就离开了,再回来已经奄奄一息。”

    听着穆丹心的话,沈千万心里沉甸甸的,感觉宋白月挺惨的,从小就没母亲,估计皇帝也没怎么管她。

    自己对她是不是太凶了点?

    难怪宋白月脾气时好时坏,原来是缺爱啊,看来自己得给她一点关爱,做也行。

    “这次诗会你会去吗?”沈千万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公主让我去露个脸,大哥你肯定会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大哥得小心应对,这诗会候东雨有针对你的意思。”穆丹心目露担心,给大哥剥了花生送上去。

    沈千万点了点头,看看时间马上要晌午了,回去吃个饭好了,算是陪陪自己的公主。

    “大哥,今天中午咱们哪里吃?我还知道不少的好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我回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啊,回去吃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赶紧回去吧,我先走了。”沈千万拍了拍穆丹心的肩膀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穆丹心无奈一声,原本还想带大哥去爽爽的,看来只有回去了。

    很快,沈千万就回到了府邸,此时宋白月正在吃午膳,看到沈千万居然回来了,倒是疑惑。

    “公主,我可以进来吗?”沈千万站在门槛外笑问道,这个小公主,其实心里脆弱的很,故作坚强。

    宋白月放下玉筷,看着沈千万轻声说道:“驸马,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公主。”

    看驸马居然今天讲礼了,宋白月很疑惑啊,他又发什么疯了?

    就连李总管都觉得驸马又变了,早上出去的时候还不是这个样子,在外面受到什么打击了吗?还是说有求公主,所以态度好了?

    “公主,我能吃了么?”

    宋白月那娥眉皱得老深:“驸马,你是对我有意见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。”

    “求我办事?”

    沈千万服了,老子态度不好你板着个脸,老子态度好,你又猜来猜去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没钱花了?”

    沈千万额头出现几条黑线,这公主有受虐倾向,也不问了,拿起筷子就吃起来。

    宋白月顿了顿,感觉驸马正常了一点。

    李总管也是这么觉得,甚至周围的侍女也是一样的,突然正经的驸马感觉怪怪的。

    “候东雨去了皇叔府邸,你知道了吗?”宋白月拿起玉筷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的诗会很有可能在皇叔府邸举办,届时帝都俊才们都会齐聚一堂,做好准备。”宋白月再次提醒一下沈千万。

    “公主,为什么你会觉得在王爷府邸举办?”

    宋白月扬了扬手,李总管带着其他的侍女离开,宋白月随后问道:“驸马是想问皇叔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,就是挺好奇的。”

    “皇叔和候东雨当年都在帝都学院学习,关系很好,也同时喜欢上同一个女子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,且让我猜猜,他们两肯定是因为这个女子闹掰了。”沈千万轻笑道,这段熟悉啊。

    宋白月摇了摇头:“候东雨并没有和皇叔争,却在皇位的争夺中出现了分歧,从此两人关系就僵了。”

    “能细说一下么?”

    “还是说说皇叔本身吧,以前的事情不知道也罢。”宋白月淡淡一说。

    看看别人大公主,毛事都跟小弟说,自己这个,果然毛事都不会说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皇叔虽然是父皇的亲弟弟,但在朝中没实权,只是赐了王爷封号,皇叔平日也不进宫中,最大的爱好就是收集一些书画玉器。”

    “书画玉器?我还以为是什么高深的武技兵器呢。”

    “驸马,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爱好。”

    沈千万认同这个观点:“公主,候东雨之前可是站二皇子那边,现在去了七皇子那边,这诗会会不会打起来?”

    “打起来不至于,但至少二哥不会这么算了,七弟这次明抢候东雨,倒是奇招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七皇子下得一手好棋。”

    “但候东雨到底去哪方,那得诗会结束后才知道,皇叔用身份压着他,但也不能一直压着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,你站哪边?”沈万千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宋白月一愣,淡淡回道:“哪边都不站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硬是让你选,你选谁?”沈千万硬问。

    “驸马,你为什么突然关心这些事情了?”

    见宋白月转移话题,沈千万也是无奈,但估计她也不会站。

    “也就随便问问,别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“昨天我说的事情,你考虑清楚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我让人去收了你买的那些东西,毕竟这屁股还是得我来擦。”说完宋白月还轻叹一声,仿佛是在怪驸马乱来,最后还得自己来收拾。

    沈千万都惊呆了,这个小公主,真是欠揍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觉得,我会用这些东西获得更大的利润吗?”

    “驸马,如果你想做店铺,我能给你优质的选择,还能给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打住,聊天结束,吃饭。”沈千万真想把金子甩公主脸上,太看不起人了!

    宋白月苦口婆心劝说:“驸马,你现在当务之急是好好修炼,你买的那些东西真的一文不值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,那我要是让那些东西值钱了呢?”沈千万挑衅问道,又到了彩头环节,老子最喜欢环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