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章 诗会前的涌动

作品:《人在异世当了驸马

    宋轩倒是显得平静,拱手道:“父王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宋元凯看向夏立,轻笑道:“侯先生,想必这才是你最杰出的学生吧,如果本王没记错,叫夏立对吧。”

    夏立一愣,没想到王爷居然知道自己,拱手道:“王爷,草民夏立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不错,有你老师当年风范。”

    夏立谦虚道:“草民哪有老师当年风范,不及一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侯先生,这夏立倒是会说话啊。”

    候东雨轻笑道:“让王爷见笑了,除了夏立,孔凰也是我最杰出的学生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孔凰?就是输给三驸马的那个?”宋元凯微微笑道。

    候东雨表情依旧,但心里不悦。

    “孔凰入世未深,这才导致他输给了三驸马。”

    “侯先生,不要怪本王多言,孔凰输得不冤,三驸马的那两首诗本王也知晓,高了不少,至于孔凰的死,那只是一个意外。”

    见候东雨情绪低落,宋元凯拍了拍其肩膀:“好了,侯先生,这几年本王又收藏了不少名画宝贝,给本王掌掌眼如何。”

    候东雨谦虚说道:“那是草民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“别草民草民的,侯先生可是诗魂。”

    然而候东雨却一本正经说道:“在王爷面前,愿为草民。”

    宋元凯一愣,随即大笑道:“侯先生,几年未见,这都不像了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年轻,现在老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什么老,我看你是老当益壮,来吧,看宝贝去。”宋元凯就这么攀着候东雨的肩膀,朝着阁楼二层走去。

    夏立看着眼前的小王爷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夏先生,会下棋吗?”宋轩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夏立微微一愣,恭敬说道:“不敢称为先生,草民对棋艺略知一二,小王爷不嫌弃,草民给小王爷练练手。

    “请。”

    夏立也没办法,只能陪着小王爷下棋,但心里疑惑,王爷可是七皇子最大的盾,这不等于让老师倒戈七皇子这边吗?

    这可不妙啊。

    然而候东雨去了王爷府邸,这消息很快就传出,魏长源赶紧就找到了谭玉书。

    “什么?侯先生去了王爷府邸?”谭玉书听后也是十分惊讶。

    魏长源点了点头,脸色显得很不好。

    “我去找二皇子商议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谭玉书刚准备走,又停住了,转头看向魏长源:“长源,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?”

    魏长源一愣,挤出一丝笑容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感觉你今天怪怪的,注意休息。”叮嘱一声,谭玉书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看着谭玉书走了,魏长源脸色似乎很难受,不想看到爹步入歧途,但说出去,又全家不保,想了一夜都没想出什么决策。

    诗魂候东雨的行踪渐渐在帝都传开,居然来帝都第一件事就是去王爷府邸,大家感觉候东雨变成支持七皇子了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二皇子就亏大了,毕竟候东雨可是青云国文人的代表,他的支持,那就等于所有文人的支持。

    不可忽视,毕竟文人的笔杆子也会要人命的。

    在听曲的沈千万和穆丹心也听见旁边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沈千万大概也听明白了,这诗魂候东雨临时倒戈,那魏长源那些人不得气死去,这就是和自己作对的下场吧。

    “二皇子这次算是要吐血一次。”沈千万剥着花生调侃一声。

    穆丹心疑惑问道:“不会这么严重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估计啊,这次诗会原本是打算给二皇子造势,毕竟皇上的生辰快到了,结果却为了七皇子做了嫁衣,不得不说啊,七皇子这一手,绝了。”沈千万都想去和这位七皇子打打交道,当然还有那位二皇子,这两个人斗法也挺有意思的。

    穆丹心听后细想一下,恍然大悟:“大哥就是大哥,想的比我深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皇位之争,咱们就远看。”

    “大公主也说过这样的话。”穆丹心点了点头,表示自己明白。

    “这七皇子有王爷撑腰,二皇子就魏长源这些年轻人吗?”沈千万好奇问道,如果真是这样,感觉二皇子输面很大。

    穆丹心拿起一串葡萄吃了起来:“大哥,你有所不知,在那些皇子里面,二皇子是大哥,七皇子就是独狼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皇子都是支持二皇子的?”

    “基本上,而且二皇子的母亲,也是皇上最宠爱的爱妃,这小子生来就就是要冲击皇位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确实,资源丰富,那七皇子有什么优势吗?”沈千万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穆丹心细心剥开葡萄皮,轻声说道:“七皇子这人我接触不多,但听大公主说,此人道路坎坷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个坎坷法?”沈千万一下就来兴趣了,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对那些道路坎坷的人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听大公主说,七皇子是皇上和一位侍女缠绵一夜生的。”

    噗。

    沈千万嘴里的茶都给喷出来了,这话别人说不信,大驸马嘴里说倒是有几分可信度。

    “这七皇子一出生,那个侍女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沈千万皱了皱眉头,还真的是惨啊。

    “当时的皇后连续生了大公主和二公主,第三个怀的男孩,可惜最后落了,医官诊断无法生育,皇上就将七皇子过继给皇后,算是了皇后一个心愿,也给了七皇子一个正常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宫中秘史,感觉比听曲更有意思啊。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啊?”

    穆丹心一本正经说道:“大哥,当然是真的了,都是大公主对我说的。”

    扎心啊。

    大公主什么都跟你说,再看看自己的公主,一个毛都没说过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算坎坷啊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我话还没说完呢,七皇子出生后不久,就被断定没了灵根,体质也弱,无法修炼,就和之前的大哥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现在也和我一样?”

    “那倒没有,七皇子现在还是那样,是个没修为的人,就连皇后都没看好他,加上七皇子性格比较直,做事很认真,所以不讨人喜欢。”

    沈千万听后疑惑一声:“那王爷怎么会支持他?”

    “听大公主说,七皇子小的时候,也就是王爷和他聊得来,所以就这样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