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 因为我们都是耻辱

作品:《人在异世当了驸马

    沈千万就是在提醒在坐的每一个人,再敢指指点点,等老子一个个算账!

    “起来吧。”沈千万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驸马爷。”女子被吓得有点脸色苍白,心想这三驸马一点都不像大驸马。

    “给我准备上好的茶,你刚刚说的古道向春,给我上过来,不需要送!”

    女子赶紧俯首:“是!驸马爷。”

    走进这四海之房,沈千万扫了一眼,还是上档次的。

    房间当中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大案,案上磊着各种名人法帖,并数十方宝砚,各色笔筒,笔海内插的笔如树林一般。

    那一边设着斗大的一个汝窑花囊,插着满满的一囊水晶球儿的白菊。

    西墙上当中挂着一大幅米襄阳《烟雨图》,左右挂着一副对联,烟霞闲骨格,泉石野生涯。

    左边紫檀架上放着一个官窑的大盘,盘内盛着数十个娇黄玲珑大佛手。右边洋漆架上悬着一个白玉比目磬,旁边挂着小锤。

    卧榻是悬着葱绿双绣花卉草虫纱帐的拔步床。给人的感觉是总体宽大细处密集,充满着一股潇洒风雅的书卷气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喝茶的地方来说,确实挺不错的,视野也开阔,甚至能隐隐约约看见皇宫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三驸马,你刚刚冲动了啊。”穆丹心赶紧走上前来提醒。

    沈千万缓缓坐下,一拂手袖:“大驸马,为何如此说?”

    “这些人肯定会偷偷告诉公主的,然后我们会被公主惩罚的。”穆丹心皱着眉头,仿佛要大祸临头一样。

    沈千万好奇问道:“大驸马,你经常被惩罚吗?”

    “一开始的时候不懂规矩,但慢慢就好了,服侍公主我们还是得小心翼翼才行,不能莽撞。”穆丹心苦口婆心教导,传授着自己的经验之道。

    沈千万感觉大驸马被打怕了,自己的三公主感觉没那么凶残吧。

    “对了大驸马,为什么那些人敢如此对待你?”

    穆丹心重重叹息一口,坐下凳子上说道:“唉,你我都没有靠山,而公主离开皇室之后,也只是一个头衔罢了,并没实权,靠着皇室给予的钱财生活,公主都尚且,更别提驸马了,宫廷中就职的官宦都能对我们吆五喝六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,三驸马你现在还不同,毕竟三公主的金库权还没交出去,宫廷之中还是很忌惮。”穆丹心又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沈千万觉得,大驸马傻归傻,但说得还算是有词有理,看来公主就是泼出去的水,不管是嫁还是娶,出了皇宫都不算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大驸马,你刚刚说的金库权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穆丹心皱了皱眉头,小声说道:“我听大公主说,金库权是除国库之外的钱财,具体我也不是很懂。”

    “大公主以前也管?”

    “是啊,随后就交给三公主。”

    沈千万算是听懂了一点,如果想要日子过得舒服,那得让三公主牢牢把控金库权。

    但感觉像天荒夜谈,都出了皇宫,以皇室的个性,肯定会换主,就像之前的大公主一样。

    “三驸马,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?”

    “大驸马请问。”

    “三驸马和三公主成婚后,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沈千万很是纳闷啊:“大驸马为何这么询问?”

    “我听大公主说,三公主心狠手辣,狡诈无比,心机比天高,还说三公主要谋朝篡位!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刚刚喝点水的沈千万直接给喷了。

    “嘘!这话不能乱说!”沈千万赶紧提醒,你傻啊!这谋朝篡位能乱说的吗,抓起来得掉脑袋的,自己好不容易没死的。

    大驸马赶紧捂住嘴,左右看了看。

    “都是大公主说的?”沈千万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穆丹心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看来大公主和三公主有一段很深的渊源啊,不然也不会如此说三公主。

    虽然接触还没半个时辰,但三公主给人的感觉很温和,说话也是轻声细语,还给自己一千金币出去玩,哪里去找这么好的女人?

    很快茶水就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两位驸马,这是今天刚摘的古道向春,我……”

    沈千万扬了扬手,自己泡个茶还是会的。

    女子弓着身子离开,带上门。

    沈千万熟练地泡起了茶,问道:“大驸马,你平日怎么玩的?有没有混什么朋友?”

    “朋友?没人愿意和我做朋友。”

    沈千万感觉到一股深深的幽怨,这也太惨了吧。

    “你不交朋友,怎么会有朋友?”

    “三驸马,青云国里,大家都看不起驸马,当驸马是很耻辱的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沈千万心中叹息,你们这想法是真的片面,不过也能理解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找上我了?”

    穆丹心一愣,一副你不知道吗:“因为我们都是耻辱啊。”

    噗的一声,沈千万又把茶给喷了,感觉和他待久了,恐怕会被传染。

    “你理解错了,我们是做了很多男人做不到的事情!”沈千万调整好心态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穆丹心一听,感觉好像又有点道理。

    “你再想想,公主何等高贵,而我们一到夜里就睡她们,全天下有几个男人能睡到公主的?”沈千万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穆丹心深深皱起了眉头:“三驸马,我感觉你说的好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背地里指指点点的人,都是嫉妒我们,诋毁我们只是让他们心里好受罢了,以弥补他们内心可悲的心态。”

    穆丹心默默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听懂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听懂了一点。”穆丹心认真说道,其实没听懂,但觉得很厉害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们都不认可自己,怎么能得到别人的认可!”

    “但我干嘛要得到别人的认可啊?”穆丹心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沈千万感觉聊不下去了,太难了。

    “大驸马,先喝茶。”

    “三驸马,你也喝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清幽居里,宋白月正在书房里查账,娥眉渐渐蹙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。”李总管忽然出现在门口,恭敬唤道。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下人来报,驸马此时和大驸马在听雨阁喝茶。”李总管严谨说道,仿佛这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