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章 驸马,你轻点

作品:《人在异世当了驸马

    沈千万暗道公主会做戏,变脸真是比谁都快。

    而宋白月心想驸马挺配合,今天这事也就算了,不和他计较太多。

    饭后两人便去了花园散散步,帝都入夜微凉,但抬头就能看见星空,很是惬意。

    “公主,唐门的事情最后怎么了?那个叫唐峰的少年如何了?”沈千万还是忍不住问了。

    宋白月轻柔说道:“唐峰现在是唐门内门弟子,拜入老师门下,作为关门弟子,以后前程无量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种结局,沈千万一愣,不是应该被长老们质问,然后以死明志么,居然出现了变化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还变成你的师弟了。”沈千万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看看这小公主,就连说话都带着高傲,甚至都懒得说第二个字。

    “唐门是不是搞暗器的?”沈千万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宋白月忽然停下脚步,疑惑看着沈千万,沈千万一顿,自己真是多嘴,身为帝都人,怎么可能不知道唐门的绝活。

    “唐门虽然鼓弄暗器,但唐门主要是制作傀儡。”宋白月的目光从沈千万身上移开,继续走着。

    “傀儡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还真想去见识一下唐门的傀儡。

    “早些休息吧,明天好好练练,做好诗会准备。”说完,宋白月就走进后院里。

    看着公主那高贵的背影,沈千万耸了耸肩,双手一推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一推,居然推出了一股灵力,朝着宋白月身后袭去。

    沈千万整个人都懵了。

    宋白月手袖忽然挥动,婉如舞动一般,袭来的灵力化为点点蓝光消散,霎时好看。

    “公主,我说我不是故意的,你信么。”

    “驸马,还需多多修炼。”宋白月一拂手袖,似乎显得有点生气,随即消失在走廊中。

    沈千万轻叹一声,本想着夫妻和谐生活,看来是没希望了,把公主得罪得死死的,估计都不会让自己睡在一张床上。

    然而让沈千万没想到,公主虽然生气,但还没赶自己睡地板,依然躺在一张床上。

    “驸马,今天是双日。”宋白月提醒了一声。

    沈千万:“……”

    有本事来真的啊。

    没办法,沈千万只能对着床一番猛摇,发泄心里的不爽。

    床榻顿时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,宋白月微微蹙着娥眉:“驸马,你轻点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叫我这样的吗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没让你这么大力,轻点,床都要塌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求还真多。”

    外面的侍女一听,都露出轻笑,看来驸马把公主伺候得挺好的。

    此时大公主府邸门口。

    魏长源带着刑部人员站在门外等候。

    此时的魏长源穿着官服,刑部掌令的服饰以黑为主,红为点缀,头戴黑纱帽。

    随着大门发出嗡嗡嗡的声响,一位侍女出现在门内,微微倾身:“掌令大人,大公主以歇息,还请明日再来。”

    魏长源目光冷然,直接掏出一块令牌,周围的人顿时齐刷刷跪下,战战兢兢喊道:“吾皇万岁!”

    “本官接到通报,有刺客谋杀驸马,被大公主所擒,今天遍是来将嫌犯带回刑部审问,还忘大公主行个方便。”魏长源朝着府邸出声喊道,明显是说给大公主听的。

    果然,话刚刚落音,宋慧的声音便响起:“掌令大人深夜前来收押嫌犯,真是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魏长源看着黑漆漆的府邸,心里感觉有点凉意,这大公主可不是一个善类。

    “职责所在,打扰大公主休息。”魏长源拱手道。

    “大驸马,带他去。”宋慧的声音再次响起,变消失了,没过多久穆丹心的身影便出现了。

    裹着一个棉外套,打着哈欠,一脸不情愿的模样。

    当穆丹心看到魏长源的时候,身躯一顿,好像很害怕似的,但一想到自己的大哥,这魏长源算个毛啊。

    “魏公子,跟我来吧。”穆丹心耸了耸肩,一副我有大哥撑腰,你掂量着。

    魏长源冷声说道:“当值中,大驸马请称呼官职。”

    “掌令大人,我还要睡觉,麻烦你快点。”穆丹心不赖烦说道,外面冷飕飕,哪有公主香里温暖。

    魏长源横了穆丹心一眼,自从这家伙跟了三驸马,居然不怕自己了,但过不了多久三公主都要丢势,到时候看你那三驸马能不能保你,他自身都难保,哪怕他现在有了绝品灵根。

    在穆丹心的带领下,众人来到西边的偏院,这里阴气环绕,落叶纷飞,甚至还能听见一些细微的声音。

    穆丹心走着走着,就走到了魏长源身后,刑部的人员也是警惕看着周围,感觉这个院子很邪门。

    魏长源目光深邃,右手搭在刀柄之上。

    “就在这个里面。”穆丹心指着一扇门,一副我就不进去了。

    魏长源动了动手指,后面的人将门推开,一股难为的气味顿时飘出,药中带着腥臭味,所有人都捂住了鼻子。

    屋内一片漆黑,什么都看不见。

    魏长源伸出食指,凝结出一颗灵力光球,甩进漆黑的屋里。

    屋里瞬间被照亮,当众人看到屋内的情况,难以置信,甚至后背发凉。

    这些刑部的人什么场面没见过,但还是被惊愕到了。

    屋内起码有二十多个大罐子,所有罐子上都有一颗头颅,重点是这些头还是活的!真是让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早就听闻大公主行事作风古怪至极,没想到会如此凶狠残暴,将人泡在药罐子里。

    “全部带走!”魏长源沉声喝道。

    穆丹心一听,想起大公主的叮嘱,赶紧说道:“掌令大人,公主说了,你只能带走昨日行刺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人本官也要带着,查明情况!”魏长源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穆丹心捂着鼻子,无奈说道:“掌令,这些都是来行刺大公主的刺客,抓着抓着就多了,这个我可以证明。”

    魏长源听后深深皱了一下眉头,旁边的刑部人员都看着魏长源,等着命令。

    “掌令大人,大公主还说,不要拿着鸡毛当令箭,她不吃这一套,心情不好,一个人你都带不走。”穆丹心学着大公主的语气,还有模有样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