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章 就是这么“恩爱”

作品:《人在异世当了驸马

    用自己的身份抬高商品的价值,让人觉得高不可攀,大大提升在普通人心里的地位,甚至价格定在普通人能消费的地步。

    在贵族人眼里,不过只是喝茶,但是在普通人心里,这就拉近了和贵族之间的距离,因为他们都喝同样的东西!

    要知道在帝都里面,贵族的生活,普通人想象都想象不到的。

    “福伯,这几日你要去把铺面装好,到时候我会画给图给你,还有三种类的杯子,这里有一千金币。”说着沈千万就拿出金票。

    福伯收好金票恭敬说道:“属下不会让老爷失望!”

    “福伯你办事,我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老爷,现在还遇到一件事,白牛的奶第二天就无法喝了,这恐怕会带着我们麻烦。”

    沈千万皱了皱眉头,低声说道:“能弄到冰吗?”

    只见福伯将茶水倒在桌子上,手掌中冒出灵力,瞬间就凝结成冰。

    看到这样的情况,沈千万笑道:“没错,就是冷藏起来,但不是冷冻,如果奶被冻住了,融化后就没口感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!”

    沈千万叮嘱道:“还有茶叶,就购买香茶,不用买贵的,让几个人做最后的调试,放多少都得要明确,最后拿给我尝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!那利润恐怕是一个很恐怖的数字。”福伯喃喃了一声,白牛的奶做成一杯,真不值什么钱,加上那低廉的茶叶,总的算起来,两个字。

    暴利!

    沈千万轻轻吹拂着茶水:“不是暴利,我还不做呢。”

    福伯顿时佩服拱手,随即离开包厢。

    看着渐渐入夜的帝都,沈万千嘴角一抹弧度,原本还打算在皇帝的生辰上展示一番,看来这个诗会就够了,主要是没想到自己的声望有转机了,这真要感谢一下宋力大帝。

    低头看着来来往往的民众,沈千万仿佛看见他们每人一手白茶,甚至开始向身边的朋友炫耀。

    小公主那金库不要也罢,一个公主,我沈千万还是养得起。

    白茶仅仅只是一个开始。

    盒盒盒……

    沈千万发出诡异的笑声,让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看时间差不多了,还得回去吃个晚膳,免得公主又摆脸色。

    “明天来我府邸结账。”沈千万说了一声便离开。

    老板娘那是笑着恭送,不担心公主会赊账。

    在经过唐家的时候,沈千万看了一眼,灵力的波动消失了,也不知道那个唐峰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估计小公主知道。

    走进府邸里,果然看见宋白月坐在大堂里吃饭,只是没等自己。

    不就是晚回来一点么,居然自己吃上了,这是变相的抗议吗?

    沈万千的脚还没踏进大堂门槛,侍女便拦着:“驸马,还容奴婢禀告公主。”

    沈千万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赤果果的报复啊!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,驸马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公主殿下。”

    侍女小步走来,恭敬道:“驸马,公主有请。”

    沈千万露着温和的笑容,想让我生气?我偏偏不生气。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,我能坐吗?”沈千万笑眯眯问道。

    宋白月淡然道:“驸马,坐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公主大度。”沈千万一拱手,原本还想问问,但现在不问了,气势不能输。

    “驸马为何这么晚才回?”宋白月夹着菜淡淡问道。

    “和我的仆从在听雨阁谈生意。”

    宋白月翻了翻白眼,他还真想去做生意:“我给的钱不够花吗?把你买的那些东西都卖了吧,我会安排人去收购,还有,不要相信刚买的仆从。”

    “那公主殿下,我能相信你吗?”沈千万盯着宋白月的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宋白月目光深邃,良久后低沉说道:“能。”

    切,别以为长得像个仙女,我就信你的鬼话。

    “那你相信我吗?”沈千万问道。

    “很难。”

    沈千万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没话说了,吃饭。”沈千万沉声说道,居然不相信我,我还不相信你呢。

    “父皇的生辰在即,做事要懂轻重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让我去参加什么诗会?说不定我能把那诗魂候东雨给气死。”

    宋白月拿起小酒杯抿了一口:“你要是能把候东雨给气死,什么事情我来善后。”

    “好,这可是你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宋白月嘴很硬,其实心里压根就不信,只是想打压一下驸马的风头,毕竟从一个普通人到拥有绝品灵根,会让人膨胀,宋白月也不希望沈千万变成那种爱出风头的人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“好,很好,你最好现在就开始做准备了!”沈千万低沉说道,居然又被鄙视了,这不能忍。

    不对啊,候东雨要是挂了,谁来给自己店来宣传,这家伙可是诗魂,文人们崇拜的对象。

    就算要挂,也不是现在。

    淦,草率了!

    但话都说出去了,难道还收回来,而且还是在公主面前,丢脸啊。

    宋白月看沈千万好像很激动,这家伙不会直接跑去杀别人吧,以他那臭脾气,还真有可能!

    周围还站着这么多的侍女,要是传出风声被人抓住小辫子,还不头疼。

    “驸马,我并不是激你,只是担心你。”

    听到公主这番话,沈千万一愣,什么情况啊?突然就服软了?

    果然,老子一旦硬起了,小公主就抵挡不住,松口了。

    对付这种强势的女人啊,就是得正面肛,不然就不懂男人的凶猛和残忍!

    当然了,既然小公主都服软了,做男人那也得大度一点,毕竟好男人能出能进。

    “公主,刚刚我也失态了,言重的地方公主不要在意。”

    看沈千万的情绪稳定了下来,宋白月松了口气,突然感觉以前的驸马挺好的,至少管得住,现在根本就管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驸马你多吃点吧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你也多吃点,真不好意思,让你久等了,下次我早点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能看到驸马的转变,我很欣慰,以后做事要稳重,不能意气用事。”

    “听到公主的教诲,今生难忘,能有公主这般的女子相伴此生,是我最大的幸事。”

    “有驸马在身边,也是我的幸事。”

    站在周围的侍女们心里很诧异啊,刚刚还在骂架,就差打起来了。

    突然就恩爱缠绵,变得也太了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