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章 唐家异象

作品:《人在异世当了驸马

    宋白月也没办法,顺着沈千万的意思。

    两张桌子两张宣纸,两人一起在这片桃林里作画,宋白月很快就进入作画的境界里。

    而沈千万拿着笔,随意花了几笔。

    半响后,沈千万走到宋白月身边,只见宋白月画了一副桃花林,那一片片的桃花栩栩如生,甚至细节到了根茎,隐隐约约能感觉画中的桃林在飘动,这画功太厉害了!

    不过沈万千看见一个人靠在桃树上,手里端着酒壶,似乎是在买醉。

    这不会是那个青梅竹马吧!当着自己面又开始作了?

    “这是你。”宋白月仿佛知道沈千万只想什么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沈千万:“……”

    感情昨天就醉了一次,这公主就埋怨上了,还画了上去,太小气了。

    “公主这画堪称一绝,要是拿去卖,估计能卖不少。”沈千万打量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驸马,好画不能用金钱来衡量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,在我心里,公主的画是无价的。”

    宋白月斜着眸子看了沈千万一眼,随即问道:“驸马作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作好了,公主过来看看。”说着沈千万就握住宋白月的手腕,拉了过去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拉手腕呢,沈千万知道拉手肯定得发飙,拉手腕公主不会说什么,当变成习惯之后,又可以进一步了。

    这女人呀,就像洋葱,剥着剥着,就没了。

    拉到自己这边,松开了公主的手腕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看着沈千万作的画,宋白月娥眉一皱,沉声说道:“驸马这是在玩我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我这小鸡嘬米图,是我拿得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驸马,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,但你也不能如此,我不是都跟你说清楚了吗?”宋白月的声音不禁提高了几分,带着怒意了。

    见公主那么认真的样子,沈千万无奈说道:“公主,我不是针对你,我不会啊。”

    “驸马,你能作出那么好的诗,你却告诉我你不会作画?你是在侮辱我吗!”宋白月冷眼看着沈千万,感觉沈千万太可恶了!

    沈千万都惊呆了,这公主到底是什么脑子,会作诗就必须要会作画?

    “公主,作画不是我的强项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至于画个鸡来敷衍我!”

    “我的小公主,你先别激动,听我给你解释。”

    看着沈千万走过来,宋白月往后一退,仿佛在说,别碰我。

    刚刚还能碰一下,现在碰都不能碰了,沈千万心里郁闷啊,不会作画还有罪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不瞒公主,那些诗我都是背的。”沈千万认真说道。

    宋白月听后很是惊愕,随即一抹怒意:“驸马!你有意思吗!为何要接二连三的戏耍我!如果你是这个态度,我以后也不会再管你!”

    这年头难道不能说实话吗?

    就在两人即将大吵之时,旁边的唐家突然出现了异象!

    沈千万和宋白月都感觉到一股浓厚的灵力波动在聚集!头顶上方的云层忽然五彩斑斓!

    整个帝都的民众都看了!

    只见一道灵力从唐家射向了苍穹。

    “好霸道的灵力。”宋白月喃喃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公主,这是什么意思?”沈千万疑惑问道。

    宋白月看着异象沉声说道:“唐家有一门极为霸道的灵力心法,听老师说这套心法早就失传了,没想到唐家居然还有人学到了!”

    沈千万深深皱起了眉头,难道是一个废柴子弟学会了?

    就在此时,只见蓝色冲天的灵力,居然被五彩斑斓的光耀印成了红色!

    红色的灵力!

    “没错了,这就是。”宋白月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忽然,沈千万拉住宋白月的手腕,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驸马,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去看看啊。”

    “驸马,这是别人家族内部的事情,我们不能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好奇是谁吗?好歹也是邻居,也是你老师的家,理应道贺。”

    宋白月感觉驸马说的又有几分道理,在沈千万的半推半就之下拉走了。

    至于刚刚的吵架,似乎也给忘记了。

    此时唐门外聚集很多人在看热闹,而宋白月又止步了,主要是看见人多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驸马,还是你去吧,我就不去了。”宋白月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,走。”沈千万直接把公主给拖了出去,宋白月都感觉很诧异,公主的威望都没了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走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

    看着宋白月又变成高傲的模样,沈千万无奈,这也太要面子了吧。

    看到公主和驸马,人群立马就让开一条路。

    唐家的门卫也是一愣,随即走来拱手:“见过三公主,三驸马。”

    沈千万知道公主不好意思说道,轻笑道:“刚刚我与公主在花园吟诗作对,突然看见这边出现异象,就想着过来看看,毕竟你们的家主还是我们的老师呢。”

    宋白月无语,驸马居然把老师都给搬出来了,就那么好奇吗?过不了半个时辰,自然有人告诉自己是谁。

    侍卫赶紧回道:“有请。”随即大手一挥,侍卫们将门给推开。

    沈千万很想知道是谁,拉着宋白月就往里面走,宋白月好无奈啊,感觉大公主说的很多,得训训,不然都没规矩了。

    这唐门府邸不像公主府邸那般的豪横,但也充斥着不俗,四角立着汉白玉的柱子,四周的墙壁全是白色石砖雕砌而成,黄金雕成的兰花在白石之间妖艳的绽放,青色的纱帘随风而漾。

    石柱之间的石阶上垂着朦胧的纱幔,任清风拂过,那薄纱婆娑扬起,银色的纱与太阳的光华交相辉映,显出五彩的斑斓。

    花园内古木参天,怪石林立,环山衔水,亭台楼榭,廊回路转。

    不过在花园内有一个盘腿而坐的少年,那红色的灵力依然倾泻在他的身上,周围站着一些老者,似乎在等,也像是在守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花园里三层外三层,沈万千和宋白月站在最外,根本就看不到什么,只能听旁边的人议论。

    “兄弟,这什么情况,你们唐家谁在突破?”沈千万拍了拍旁边一位男子的肩膀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叫唐峰,根本不是唐家内门子弟,唐家心法肯定是他偷学的!”男子的话中带着嫉妒和愤怒,根本就没有喜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