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章 大驸马也太惨了

作品:《人在异世当了驸马

    沈千万轻叹一声,也不知道当时许诺了什么誓言,这不行的,那也不行的。

    马车里面的气氛一下就没那么活跃了。

    半响后,宋白月低语说道:“老师是唐门的家主,父皇并不希望我与老师走得太近。”

    见公主主动搭话,沈千万也给台阶:“哦,原来是这样,那我们今天还来?”

    宋白月看了沈千万一眼,似乎在说,为什么来,你难道不知道?

    沈千万尴尬笑了笑,看来今天来见老师,公主也是冒着被人说的风险。

    真的把自己搞糊涂了,表面对自己冷冷淡淡的,但做的事情却恰恰相反,到底是几个意思?

    很快,马车来到学院的门口。

    然而学院门口聚集了不少的人,都看着学院的牌匾,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真是奇怪了,之前看的时候还有一股压力,现在居然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之前我还以为是错觉,没想到大家都是这样的,真的太奇怪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你一言我一句的。

    而马车停在路边,宋白月轻声说道:“驸马,你再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沈千万掀开窗帘,假装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盏茶之后,宋白月低声问道:“有什么领悟吗?”

    “领悟是没有,就是有点口渴了。”沈千万抿了抿嘴唇。

    宋白月看了一下马车内,侍女也没准备清水,朝着外面的马夫喊道:“去打点清水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公主!”

    没过多久,马夫就拿着茶壶和杯子过来。

    宋白月亲自给沈千万倒茶:“驸马,喝水。”

    “谢公主。”沈千万觉得,公主如果再温柔一点,不那么高傲,肯定会更加完美的。

    将茶杯递给公主,沈千万低语一声:“是不是学会了炎魂拳,我就能保护你了?”

    宋白月听后一愣,看了沈千万一眼轻声说道:“不,学会了炎魂拳,你能保护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沈千万已经放弃了,真的是聊不动,太难了。

    差不多又多了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“有新的感悟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沈千万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不过这声轻叹倒是让宋白月误会了,还以为沈千万是在为炎魂拳的事情轻叹。

    “驸马,你也无需多虑,就算没有炎魂拳,你现在也拥有了别人梦寐以求的绝品灵根,还有灵力,虽然修炼晚了一点,但是三十年后,你也会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看着公主那认真的神态,沈千万心里涌出一丝感动。

    女人啊,就是善变。

    “不看了,回去吧。”沈千万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宋白月轻叹一声,拍了拍沈千万的手臂,给予安慰。

    让沈千万来说,如果给一个拥抱,那感觉肯定不一般。

    “从明天开始,我会叫你一起起床,晚上早点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看驸马无精打采的样子,宋白月也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刚回到府邸,就看见有个仆人站在门口等候,宋白月看了一眼便知:“驸马,是大驸马家的仆从,应该是来找你的。”

    沈千万跳下马车,仆从果然小跑过来,朝着沈千万恭敬说道:“三驸马,大驸马让我来转告你,今日不能陪你游玩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驸马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回三驸马,大驸马生病了。”仆从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哎呀,那我得去看看,带路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宋白月刚好下了马车,看着离开的沈千万喊道:“驸马,去哪?”

    “公主,我去下大驸马家,他病了。”

    “早点回来。”宋白月叮嘱一声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多么和谐的夫妻关系,至少在路过的人们眼中,三公主和三驸马的感情很不错。

    不过沈千万知道,这都是做样子的,给皇帝看的。

    当来到大公主的府邸,沈千万感叹一下,这府邸可真是气派。

    朱红色的大门透着古韵,白玉阶上满是那令人心碎的落英,彩色的琉璃瓦上折射出绚烂的光华。

    走进一看,亭台楼阁,小桥流水,错落有致,江南水乡般淡淡柔柔的雾霭,每一株花草在风里低吟那千年的情思

    不愧是大公主府邸,和自己那边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“三驸马,这边请。”仆从显得很恭敬,一路弓着身子带路。

    “大公主没在府邸吗?”沈千万想着,既然来了,怎么也得去看看大公主。

    仆从一愣,驸马这个问题有点奇怪啊,好像要见大公主似的。

    难道三驸马不知道,没有公主的召见,驸马可不是想见就能见的。

    “三驸马还是先去看看大驸马吧。”

    沈千万还不知道这一点,毕竟三公主还没严厉到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穿过条条走廊,终于是来到一处……这是偏房吧?杂草都有了。

    大驸马居然生活得如此惨?

    简直就是水深火热啊!

    突然感觉三公主其实挺好的,至少没这么对自己啊。

    “大驸马,三驸马来看您了。”

    随着仆从在门口大喊,屋里传出了动静。

    只见两扇门轰然打开,一股猛烈的味道从房间里飘出。

    仆从赶紧捂鼻跑到一旁,一副要吐的样子。

    而沈千万站得比较远,一下还没搞明白,当闻到飘来的气味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“三驸马……”大驸马喜极而泣啊,一副要冲过来拥抱。

    仆从赶紧跑了。

    沈千万赶紧伸出手:“大驸马,打住!”

    穆丹心一顿,双手捂住屁股,顿时朝着不远处的茅房跑去。

    沈千万都能听见那噼里啪啦的声音,差点没把早膳给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刻后,大驸马整个人就像霜打的茄子,缓缓走了出来:“大哥……我要拉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吃什么东西了,这么严重。”沈千万扇了扇空气疑惑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吃了什么,昨天晚上睡着睡着,就崩出来了。”穆丹心捂住脸,很是痛苦。

    沈千万松了口气:“还好你没和大公主睡在一起,不然你完了。”

    穆丹心一脸痛苦抬头,那目光透露着一股真诚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,你难道是被大公主赶到这里来的?”沈千万差点没笑出来,但不能笑,怎么能嘲笑小弟呢,他在困难的时候,要给予帮助,而不是笑,严肃点!

    “她被我崩得一身是屎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