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章 公主,你弄疼我了

作品:《人在异世当了驸马

    “是吗?老师刚刚还说,让你跟我学习学习。”沈千万调侃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听错了,是驸马你要向我学习。”

    见小公主一步都不让,沈千万只能拿出绝招了:“唉,炎魂拳啊,就这么没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,一提到炎魂拳,宋白月就有点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们再去门口,你再看看,有没有什么新的感悟。”宋白月似乎有点急迫,而沈千万一点都不急,整套炎魂拳都学到了,只是瞎掰的而已。

    然而宋白月见沈千万懒懒散散,居然抓住了沈千万的手腕,大步朝着马车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自己,居然被公主牵着跑?

    这画面怎么那么辣眼睛啊,不是应该自己牵着公主跑吗?

    这可能就是女强男弱,自己居然像个小娘子了……

    不行,得把身体块头练起来,别看着太单薄了。

    出了侧院,不少学员路过,然后就看见这一幕,多么美的一张画面啊。

    两位美丽的女子手牵手小跑着。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后面那个美丽的女人有喉结的!

    我艹,他居然是驸马!

    真TMD眼睛都瞎了。

    上了马车,赶紧就前往学院门口,宋白月想着,看看还能不能补救,也许是在想这件事情,现在都还没松开沈千万的手腕。

    而沈千万坐得很端正,似乎有点害羞,毕竟第一次被一个姑娘给轻薄了,小公主也真是的,整得太突然了,自己都没个心里准备。

    此时的唐柏还没走出竹林,目光微微一凝:“曹奎,你先去吧。”

    曹奎没多问,拱手说道:“是!”

    随着曹奎离开,只见一个人影落在唐柏面前,清瘦,脸色苍白,满是皱褶,身穿黑色官服,表情有点怪异,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“伟公公,不是有什么事?”唐柏淡然问道,没什么行礼。

    这位伟公公可是皇帝身边的红人,传言,其修为也是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“皇上让老奴来问问院长,三驸马是不是获得了宋力大帝的传承?”伟公公的嗓音压得很低,眉宇之间也带着一股阴气,让人十分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三驸马可传承到了炎魂拳?”

    “传承了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那院长为何如此肯定?”伟公公质问道,目光似乎带着不善。

    两人虽然没催动灵力,但一股无形的气势已经开始散出,微微飘动的竹叶纷纷划开,就像被利刃切开一般。

    唐柏低声说道:“伟公公只需告之皇上,锦鲤是不会骗人的。”说完,唐柏就从伟公公身旁走过。

    伟公公目光微微一聚,藏在手袖的手掌轻轻旋转,只见飘落的竹叶凝聚成刺刃,带着锋芒朝着唐柏身后袭去。

    唐柏眉头一皱,一道人影从天而降,居然是刚刚离开的曹奎。

    只见曹奎推出双掌,灵力在掌心中凝结,顿时将刺刃包裹住,曹奎能感受到刺刃里蕴含的灵力,轻喝一声,将自己灵力提高几倍!

    哗的一声,由竹叶凝聚的刺刃纷纷掉落,曹奎目光不善的看着伟公公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皇上让老奴带句话,你们唐门不要插手宫廷之事。”说完,伟公公便消失在竹林里。

    曹奎冷声说道:“老师,这伟公公欺人太甚了!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世道。”唐柏淡淡说道,继续朝着前方走去。

    世道!曹奎看着伟公公消失的地方,目光变得严厉起来,如果世道是这样,那便用双拳打破这世道的枷锁!

    再次追上老师的步伐。

    此时马车里面,沈千万终于是扛不住了:“公主,你抓疼我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沈千万就想扇自己一巴掌,肯定是以前的那个沈千万太懦弱了,下意识就崩出这句话,太恶心了。

    宋白月一愣,这才发现自己还抓着驸马的手腕,赶紧松开手:“还疼吗?”

    沈千万都想哭了,被一个女人这样问。

    感觉自己就像一个男宠一样,造孽啊!!!

    轻咳一声,沈千万将声音压沉一点,这样才会显得自己够男人:“公主殿下,我不疼!”

    “嗯?驸马嗓子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不是!这才是我真正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宋白月深深看了沈千万一眼,喃喃说道:“难道还传承了宋力大帝的意识?所以声音就变了?”

    “公主,不要瞎猜了,刚刚我只是练习一下罢了。”沈千万轻咳两声,现在自己做什么,他们都会联想到宋力大帝身上去。

    虽然不明白驸马为什么要练嗓子,宋白月还是提醒道:“驸马,老师也说了,今天这事肯定会传出去,对你本身到底是好还是坏,现在还不知,从明天开始,我将带着你修炼。”

    沈千万心里嘀咕一声,双修么?那我能修上三天三夜。

    “哦,听公主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假以时日定会有小成,到时候才是你大展拳脚之时。”

    沈千万忽然想起一件事:“公主,皇上生辰之时,会不会让我露两手?”

    “父皇会不会我不知道,但二哥肯定会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下,宋白月继续说道:“所以这一个月你需要努力修炼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看着驸马那坚定的脸色,宋白月倒是有点意外,之前几天驸马还是柔柔弱弱的,几天的功夫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。

    这样也好,至少驸马也能自保了。

    “唉,老师和唐门有什么联系吗?”沈千万之前就想问问了,毕竟自己隔壁还住着一个唐门。

    宋白月美眸一横:“我不叫唉。”

    “哦,白月。”

    宋白月美眸凝视着,大有一副你再叫一下试试。

    “公主啊,又没别人,这么严肃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规矩就是规矩,我不能变,你也不能变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炎魂拳啊。”

    宋白月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驸马,炎魂拳这件事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,我可以在其他方面补偿你,但你以此为要挟,你什么都得不到。”宋白月冷声说道,似乎把话给挑明了。

    沈千万无语,逗她玩一下,居然认真了,就跟唐老师说的一样,太认真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别摆脸色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摆脸色,成婚的时候你我已经说好了,希望你不要忘记当时的誓言。”宋白月再次强调了一下,随即转头不看沈千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