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章 各种买

作品:《人在异世当了驸马

    接下来,沈千万在东西南北都买了商铺,这些商铺的地理位置不怎么好,而且也挺小的,所以便宜。

    一个小商铺才五十金币,沈千万看着便宜,索性就把旁边几间也买下来,整整买了二十间小铺面。

    瞬间一千金币就冒得了,还得多谢送财童子魏长源。

    几个时辰不见,又有点想魏长源了。

    在沈千万买铺面的同时,消息也在传出去,三驸马又有动作了!

    经昨日千头白牛,今天又发疯了,豪买二十间毫无问津的铺面,简直令人汗颜啊!

    这样的消息同时也传到了宋白月的耳中。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,老奴真的有点搞不懂驸马的想法了。”李总管微微弓着身子,而宋白月正在作画,一边听着,一边画着,动作优雅,行如流水。

    “不用去揣测驸马的意图,没有任何的意义,看结果便是。”宋白月也想清楚了,问了也是白问。

    李总管轻叹一声:“今日驸马买的那个仆从有点奇怪,老奴怕对驸马不利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卖身葬父的确实古怪,但他不是也帮着驸马赢了名声和钱吗?虽然同时更得罪魏长源。”

    “老奴总觉得驸马做这些事情怪怪的,前后没有任何的关联,买那么多白牛,又买这么多铺面,难道想卖白牛吗?”

    宋白月放下手中的笔,轻轻吹着纸张:“其实也好,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驸马身上。”

    李总管一愣,随即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大街上,沈千万还是在继续找花钱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福伯,这铺面就交给你打点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放心好了,作为专业的仆从,不会让老爷操心。”

    沈千万很满意福伯,只要稍微说一点,他就能懂你的心,如同知己一般。

    忽然,前方不远处有人群聚集,似乎在看什么热闹。

    沈千万也带着好奇走去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苏家剑坊居然也要盘出了,真是让人没想到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这把剑五年前在苏家剑坊买的,用到现在还锋利无比,可惜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我的剑也是这里买的,如此的高品质,居然也会倒了。”

    沈千万听到周围的议论声,又有了消费的冲动。

    只见一位壮实的男子站在门口拱手道:“各位兄弟姐妹们,我们苏家剑坊在帝都开店也有五十余载,如今在我手中落寞,愧对列祖列宗,今日遍将苏家剑坊卖出,希望接盘之人能善待苏家剑坊。”

    “苏大壮,你这剑坊卖多少钱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,别说那么多,价钱合适,哥几个盘下来。”

    苏大壮深深吸了口气:“六百金币!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价格,顿时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“苏大壮,你这剑坊都这个样子了,还卖六百金,不诚心啊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你这个铺子最多卖三百金。”

    就在众人惊呼价格太高之时,沈千万淡淡说道:“六百金我要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倒是疑惑,谁这么傻,居然买这种稳赔的剑坊,顺着声音一看。

    似乎懂了。

    这不是三驸马么,昨天还花了一千金买了几千头的白牛,听说刚刚还买了二十间铺面,现在居然又买,真是人傻钱多啊。

    苏大壮一看是三驸马,有点诧异,心里有点不想卖,但铁匠们还等着钱用,已经有一年没发月钱了,剑都卖不出去。

    “愣着干什么?进来详谈。”沈千万走进剑坊,福伯带着慈祥的笑容跟着身后。

    苏大壮轻叹一声:“各位,散了吧。”说完就走进了剑坊里面。

    沈千万站在前厅扫了一眼,各式各样的武器挂在墙壁上,但由于比较阴暗,剑鞘上的色泽都没展现出来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这前厅的布置就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三驸马。”

    沈千万直接掏出六百金票:“以后这里就不叫苏家剑坊了,名字我还没想好。”

    苏大壮也知道卖出去的后果,恭敬说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走到后院,沈千万就看见庞大的熔炉,铁匠们坐在一旁聊天,年轻的没几个,就几个老的。

    “三驸马,别看他们年迈,但手艺绝对没话说。”苏大壮赶紧解释一下。

    沈千万点了点头,倒是有一个不错的想法:“各位,以后月钱翻倍。”

    随着沈千万的话,铁匠们都愣了一下,就连苏大壮也没想到,三驸马也太豪横了。

    “老李,你们还愣着干什么,还不谢驸马。”苏大壮干净朝着工匠们喊道。

    “谢驸马。”众人躬身喊道。

    沈千万扬了扬手。

    “一把剑的成本多少钱?”沈千万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苏大壮低声说道:“三驸马,一把剑的成本在十银左右,有时候印铁价格上涨,成本就高了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刚刚看外面挂的武器,也就在二十到三十银币,你们也赚不到什么钱吧。”

    苏大壮无奈说道:“之前都是卖七十多的,但无人问津,价格也就一降再降。”

    “从你开始降价,注定失败。”沈千万轻笑道,苏大壮顿了顿。

    “这里面是什么?”沈千万指着一件仓房。

    苏大壮将门打开,里面那是堆积如山成品,整整一仓。

    沈千万都觉得,这六百斤值了。

    拍了拍苏大壮的肩膀:“虽然你把苏家剑坊卖了,但你苏大壮的名字,以后肯定家喻户晓。”

    看着三驸马那谜一样的自信笑容,苏大壮都疑惑起来了,感觉三驸马在和自己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以后你就和我的仆从对接,我不会经常来的。”沈千万提醒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是,三驸马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就是签下契约,搞定之后沈千万带着福伯回家,在想着一件事。

    好像没什么钱了,差不多都买光了,身上就只剩下三百多金币。

    这花钱可真快,什么时候在偶遇一下送财童子,半天不见,又有点想念魏长源了。

    随着沈千万花六百金买了苏家剑坊,消息顿时涌出,这番举动真是让大家笑掉大牙,那苏家剑坊在别人看来,就价值一个铺面费罢了,其他根本就不算。

    而三驸马又买了,这举动就像买白牛一样,不亏心里不舒服,现在吃饭都不用菜的了,饱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