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章 一日丧命散

作品:《人在异世当了驸马

    “三驸马,算你狠!今天这笔账,我魏某记下了!”说完,魏长源将两个家丁给扛了回去,倒是显得有情有义。

    但这梁子可是越结越深。

    风影看着魏长源那脸色,心里还算满意,刚刚下毒手,就是想让魏长源记恨上三驸马,就算自己弄不死,别人也能弄死他呀。

    但是看着三驸马手中的一千金票,风影牙痒痒。

    自己帮着目标赢了一千金票,而杀他也只有一百金票。

    刚刚想完,风影就看见一张一百金票飘啊飘啊,飘到了自己怀里。

    “给你花的,去洗个澡,买一套好衣服,来醉仙楼找我。”沈千万看着风影笑眯眯说道,在众人的惊讶的目光下离开。

    穆丹心看着那一百金票,也想给大哥出份力。

    风影深深吸了口气,没想到这个三驸马居然拿出金钱攻势,这样能撼动我风影大人的底线吗?

    不能够,我风影大人也是有原则的。

    收起金票,风影也在细心考虑着,毕竟三驸马可是一个高手,如果搁在厉魔殿,那起码也是厉字辈的高手!

    对于这种高手,得加钱!

    随着众人离开,那些输钱的人顿时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魏公子怎么可能输!那驸马的仆从看起来脏兮兮的,虽然有点灵力,但还不至于一招就干掉他们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有假,说不定这三驸马和魏公子连手骗咱们的血汗钱。”

    “太气人!以后再也不买魏公子赢了。”

    大街上,沈千万心情愉快,这魏长源知道自己没钱了,主动送钱过来,真是好人一个啊。

    “大驸马,怎么闷闷不乐的?”沈千万好奇问道,从武技场出来就一副要死的样子。

    穆丹心心里无奈啊,难道还说,自己买了魏长源吗,那不是出卖了大哥吗。

    “三驸马不用担心,就是胸口有点闷。”

    沈千万一拍大驸马的背:“闷什么闷,刚刚买我赢了那么多钱,今天中午得请客啊。”

    听到要请客,穆丹心脸都白了,这不是在割自己的肉么。

    “开个玩笑,看把你给吓的。”沈千万无奈笑道,真是个守财童子,那魏长源就是一个送财童子。

    晌午在醉仙楼吃饭的人还不少,但比晚上还是少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两位驸马爷,里面请。”洪老板一看是三驸马,立马笑脸而迎。

    这要是搁在前天,那就没这个脸了,毕竟三驸马可和大驸马不同,魏长源都讨不到好。

    沈千万笑道:“老板,听闻你这醉仙楼顶层风景如画,今日我想去见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三驸马大驾光临,小店蓬荜生辉,这边请。”洪老板拍着马屁,恭迎着。

    周围吃饭的人们也是唏嘘不已,以前对大驸马,怎么没这么上心,还赶别人走。

    很快就来到顶楼,沈千万扫视周围的景色,感叹帝都的繁荣,一眼望去都看不到城门,比昨日那听雨阁要强多了。

    “大驸马,你熟,菜你来点。”沈千万微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客气了。”穆丹心顿时朝着洪老板报上名字,就两个人吃饭,大驸马点了十个菜。

    洪老板倒是不在意,有三驸马在,还会像大驸马这样跑单吗?

    “对了,我还有一个仆从等下要过来,你带他上来。”沈千万还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,驸马爷,稍等,菜马上就来。”

    等洪老板走后,沈千万笑道:“这洪老板还挺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“三驸马,这洪老板可是看准你有钱才这样的,上回我一个人来,都不准我进门的。”

    听大驸马的话,沈千万已经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话才刚落音,楼梯口就传来脚步声,只见风影来了。

    “人靠衣装马靠鞍,这就好看多了。”沈千万看着出现的风影,发现此人气度不凡,风度翩翩,哪像一个刚死爹的人啊。

    风影顿时一拱手:“谢主子夸赞。”

    “来,坐。”

    风影一愣,赶紧回道:“主仆有别,风影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让你坐就坐,别墨迹。”沈千万沉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风影搞不懂沈千万的意思,但还是坐下了。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,既然我是主,你就得听我的。”沈千万露出那迷人的微笑,就连风影都感叹,这三驸马想对自己使用美男计了吗?

    就让你嚣张一段时间,到时候你就知道,谁是主,谁是仆了!

    没过多久,酒菜全部上齐:“两位驸马慢用。”

    只见风影主动拿起酒壶,给沈千万倒酒,而在拿酒的瞬间,毒已经下了!

    就算你有铜墙铁壁,那也经不住我这一日丧命散!

    此毒比夺命阎罗针更加恐怖,中此毒者当场不会丧命,在午夜子时变会发出如厉鬼一般的惨叫声,在绝望和痛苦之下死去!

    夺命阎罗针还有解救之法,这一日丧命散,嘿嘿嘿嘿…无药可救…嘿嘿嘿…

    三驸马,可不要怪我啊,我也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,要怪就去怪那买命人。

    沈千万微微撑着下巴,看着给自己倒酒的风影,忽然问道:“谁派你来的?”

    正在处在心里活动的风影听后浑身一震,顿时酒撒出去,连酒杯都碰倒了。

    沈千万赶紧站起身来,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穆丹心训斥道:“你怎么搞得,连主子都伺候不了,看我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穆丹心擦了擦台面,换了一个新的酒杯,顺便还斟上酒:“看到没有,局部表情要到位,要有一个仆从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大驸马,可以了可以了,不用教了。”沈千万汗颜,真是痛心啊,在大公主的调教下,大驸马居然还有这番模样,恐怖如斯。

    但风影根本就没听进去,而是震惊自己被发现了!

    三驸马什么时候发现自己的,这怎么可能!难道是昨天晚上!!!

    沈千万拿起酒杯抿了一口:“你就别装了,是不是三公主派你来保护我的?”

    风影:“??????”

    大驸马:“??????”

    看风影再次一脸懵逼,沈千万调侃道:“你那手卖身葬父实在太假了,我都不忍心揭穿你。”

    “三驸马,三公主对你可谓是……”大驸马都不知道怎么形容,直接竖起大拇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