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章 借马搞人

作品:《人在异世当了驸马

    不过三公主这边的人松了口气,庆幸三驸马没有良成大错,赢得漂亮,甚至还说三公主还是很会选驸马,没有走大公主的老路。

    沈千万和听雨阁老板交代一句,四人分别乘坐两辆马车出城。

    北城门外是一片绿油油的大草原,大部分都是养殖者,当然也是公子哥们策马奔腾的地方,毕竟帝都里面可没这么广阔。

    前面的马车里面,魏长源一脸不服:“孔凰怎么会输给三驸马!我实在是想不通!”

    “在三公主面前,没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,这次你还是太轻敌了。”谭玉书淡淡说道,这三驸马可不像大驸马那样。

    “轻敌?孔凰都用上了,已经算是高看了,只是没猜到三驸马还有后招,等一下要让他好看!”

    谭玉书轻轻皱眉:“长源,人人都知道是我们叫三驸马出来的,他可不能出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就是想灭灭他的威风,别以为搞定一个小小孔凰,就能为所欲为!”

    后面的马车里,沈千万也在问着大驸马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“三驸马,其实我觉得,赢了就行了,别和他们出来,准没好事。”穆丹心轻声劝说着,表示要见好就收。

    沈千万轻笑了一下,把穆丹心都看愣了,这三驸马笑起来真的好…温柔啊。

    “大驸马,他们在城外一般干什么?”

    穆丹心回过神来,微微吐了口气:“还能干什么,玩呗,有时候会打打马球,赛赛马,比比箭术,吃肉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还真是枯燥乏味。”沈千万还真不适应他们的娱乐方式。

    “三驸马,可别这么说,皇子有时候都会出来玩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沈千万又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穆丹心有点顶不住了:“三驸马,能不能别对着我笑啊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不能笑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就是我有点起鸡皮疙瘩,你还是对着三公主笑吧,不然别人会误会我们有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沈千万没想到啊,就连大驸马都要顶不住自己的笑容了,生得好是真的有优势。

    很快,众人就来到了目的地。

    沈千万跳下马车打量了一下,不远处有一处房屋,似乎是马厩,修建得还不错。

    马厩旁边的不远处有马球场地,周围还有看台,修建得还挺精致,几个少男少女正在练习骑马,有专门的训练师教导。

    “骑马也要学?”沈千万疑惑了一声,按道理来说这里人人都会骑马才是,但是他们都显得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这些马看起来略有不同,体格十分健壮,和拉马车的马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魏长源听后回头笑道:“听三驸马的意思,马技应该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略会一点。”沈千万谦虚说道。

    沈千万的话才刚刚说完,就听见马嘶声,场中的一匹马突然狂躁了起来,背上的男子一脸惊慌,旁边的训练师顿时安抚骏马。

    但骏马根本就不听,摆动着全身,只见背上的少年被甩向高空,起码被甩出十多丈之高!

    沈千万暗道我艹!

    这根本就不是正常的马啊!

    但沈千万看见训练师身上渐渐出现了蓝色的气,双腿一蹬,居然就将男子给接住,稳稳落地!

    这难道就是灵力?厉害啊!

    “大驸马,得小心马蹄,咱们身子弱,可经不起一踹。”大驸马一旁细心叮嘱,厉害的马匹一脚能踹穿人的胸口,甚至都经不起马头一撞。

    沈千万能看出来,难怪魏长源会叫自己来这里,借马杀人啊!

    “三驸马,别愣着啊,既然来了,就得骑骑马威风威风。”魏长源看沈千万那脸色就知道,早知道比什么诗,直接拉到这里来不多好,亏了自己一千金币,恐怕要被爹给骂死。

    沈千万觉得大驸马刚刚那句话说的对,见好就收。

    现在话都说出去了,硬着头皮也得上。

    “魏公子还请带路。”

    魏长源转身看了谭玉书一眼,似乎在问,真不知道他是真聪明还是假聪明。

    而大驸马赶紧说道:“魏公子,我就不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骑吗?”魏长源切了一声,这大驸马看着就糟心,真不是个男人。

    “不敢…不敢…”穆丹心赔笑道。

    沈千万也没说什么,穆丹心这是习惯了,一下是没法改变过来的。

    还没走进马厩,一个中年男人恭敬跑来,拱手喊道:“见过魏公子、谭公子。”至于后面的两个驸马,中年男人直接忽略。

    四人走进了马厩,里面打扫得很干净,除了有一点点异味,并没其他,在马厩左右两边都是罕见的骏马,毛发发亮,四肢健壮,体型高大,比刚刚看的大上一圈,神态都是自带高傲的那种。

    但是当看见沈千万的时候,那高傲的目光似乎变得不再高傲,似乎感受到沈千万的不寻常。

    “以前进来的时候,这些马不是会躁动的吗,今日居然不叫了。”魏长源调侃一声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恭敬笑道:“那是因为有魏公子和谭公子在,将这些畜生给镇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。”魏长源大笑两声,就喜欢听这样的话,尤其是在这种时候。

    穆丹心此时在沈千万耳边轻声说道:“三驸马,这些马都是公子哥们的马,放在这里养,这里最便宜的马,都要一百个金币,加上日常喂养护理,一年下来可贵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百金币?确实有点贵。”沈千万听后摸了摸下巴,这寻常人家一年开销才十个金币,一匹马就当别人十年开销,这还是最便宜的。

    那如果专门喂养这种高档马贩卖,岂不是能发财?

    “大驸马,这种马有人喂养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没有了,这些可都是经过训练师驯服的,野生的可凶残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能驯服,那就喂养交配生小马,这不是一本万利吗?”沈千万觉得这才符合逻辑吧。

    穆丹心真是心疼三驸马,三公主都不带三驸马见见世面,太惨了。

    “这些马心高气傲,不是一个品种不会交配,而且交配之后还不一定成功,加上喂养成本,还不如去捕捉现成的划算。”

    沈千万听后觉得也有道理,不过还是要算算成本,开个马行卖卖马挺不错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