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章 我低调,我不说

作品:《人在异世当了驸马

    这么搞下去必输无疑,不是诗魂候东雨的关门学生吗,就这?

    居然被三驸马给打压住了!

    面对魏长源训斥,孔凰心里也紧张起来了,完全没有刚刚那种自信,而眼前的三驸马嘴角带着轻笑,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,更是难以揣测。

    周围人群小声议论着,但明显没有刚刚那般的轻蔑,似乎在等着下个回合。

    清幽居里,宋白月坐在花园里品茶,四个奴婢站在四个方向随时伺候,虽说是在品茶,但宋白月似乎在等着什么。

    这时候李总管急急忙忙走来:“公主殿下,刚刚传来消息,驸马在听雨阁大放光彩。”

    “大放光彩?”宋白月都显得很意外,沈千万以前确实鼓弄过诗文,但和候东雨的学生比起来,肯定是有一段差距的,这总情况下还能大放光彩,着实令人好奇。

    李总管都没有之前的心急,甚至还带着一丝的笑意:“是的公主殿下,那孔凰提出七步成诗,驸马还没七步就作出了诗。”

    “孔凰作了什么诗?”宋白月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李总管一字不差的念了一遍,宋白月听后淡淡说道:“平淡无奇,那驸马作的呢?”

    李总管将沈千万的诗读了一遍,自己都觉得驸马这诗作的好啊,主要是几步之间能作出这种诗,太难得了!

    “两岸猿声啼不住,轻舟已过万重山。”宋白月喃喃了一声,似乎也在回味着诗句中的含义。

    端起茶杯,宋白月微微抿了一口:“驸马能有这般功底,倒是令我没有想到。”

    李总管默默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现在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还在比。”

    “随时传消息,去拿笔墨来。”宋白月似乎想把这首诗给抄录下来,慢慢品味。

    “是,公主殿下!”

    听雨阁的沈千万估计都没想到,自己背了一首诗,都能让自家媳妇为之赞叹。

    不过看到孔凰额头上的汗水,沈千万知道他已经方寸大乱,主要是魏长源刚刚那句威胁性的提醒,打乱了孔凰的心态。

    此时的孔凰已经不知道走了多少步,折扇的顶端不断的触碰额头,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忽然目光一亮,扇指沈千万喝道。

    卧闻琵琶半题诗

    未及幽梦少年时

    妄言此生何憾事

    却恨曲调催相思

    此诗一出,大堂里再次喧哗不已,孔凰这一首明显要比上一首好太多了,足以证明他的功底有多强,虽说刚刚走了十多步,但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作出,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“好!”魏长源轻喝一声,带头鼓掌。

    魏公子都带头了,其他人也跟着一股鼓掌。

    孔凰终于是松了口气,感觉差点就输了,把老师的脸全部给丢尽,估计得被老师逐出,被人当做笑柄。

    沈千万微微笑道:“不错的一首诗。”

    但这种夸奖落在孔凰严重,那就是一种变相的嘲讽:“三驸马,该你了!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说完,沈千万又走了六步。

    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时。

    情人怨摇夜,竟夕起相思。

    灭烛怜光满,披衣觉露滋。

    不堪盈手赠,还寝梦佳期。

    此诗一出,全场鸡若木呆,所有人都呆呆地看着三驸马,那淡定自如犹如诗圣上身一般,他怎么能作出这样的绝好诗句,这还是个驸马吗?当驸马简直就是委屈啊!

    其中还有很多文人,立马跑去旁边抄录,这等诗句定会流传百世,然而谁都想不到,会是三驸马所作!

    如果之前那一首是意外,那么这一首,那就是证明三驸马有这样的实力。

    谭玉书深深舒了口气,低沉说道:“没想到他一月不出门,居然是在学这个,三公主真是令人恐惧。”

    魏长源的脸色也崩得很紧,本来是想挖陷阱让他踩!没想到自己掉进了别人的陷阱里面!

    三公主真是好心机啊,为了金库权,活生生的把一个驸马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,恐怖如斯。

    穆丹心真想把沈万千举高高,太给驸马长脸了。

    “我输了!”孔凰脸色苍白,手中的折扇也掉落在地,整个人从自信到颓废也就一盏茶的时间。

    沈千万倒是没想到孔凰能自己认输,倒是让人有点意外。

    “不知三驸马是如何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,达到如此境界?”孔凰盯着沈千万质问,就算死也要死得明明白白。

    沈万千负手笑道:“和公主殿下一起生活,总得被其熏陶,慢慢的就有提升了。”

    孔凰难以置信看着沈千万,猛地向后退了几步,倒在地上,嘴角居然流出一丝鲜血,怒急攻心啊!

    三公主多么的高贵纯洁,被沈千万这么一说,就感觉心里的那块圣地被玷污了,重点是别人只是熏陶一下就有这么大的提升,自己跟在老师身边,还不如他!不如一个长得好的驸马!

    巨大的落差让孔凰难以接受现实。

    而沈千万也没想到,自己只是背了两首诗,居然把人给气到吐血。

    “三公主怎么会教你这些,不可能!”孔凰似乎有点慌乱,脸色都变得狰狞起来。

    沈千万轻叹一声:“我和三公主十分的恩爱,但是我低调,我不说,今天既然大家都在,借着这个机会,我作一首诗给公主殿下,以表情意。”

    说完沈千万心里在想,感谢三公主给的零花钱,希望今后更多。

    “入目无别人,四下皆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见众生皆是草,唯有见你是青山。”

    “愿有岁月可回首,且以深情共白头。”

    沈千万的语气和氛围把控极好,一股浓浓的爱意顿时掩盖住之前比斗的残暴,气氛的转换加上语气的烘托,众人眼中的三驸马变得深不可测起来,而坐在地上的孔凰犹如落汤鸡一般。

    这一首情诗太美了,不少女子听后偷偷捂面,没想到三驸马还是重情重义之人,以前都是错怪他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个文人雅士,如此深爱公主殿下,怎么可能和一个男人共度春宵,一定是假谣言,不可信。

    沈千万听到这些话,心里很满意,目的就是想给自己洗白一下,看来还是挺成功的。